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江蓋世著《我走過的台灣路》 

第四章風暴 

4-2進軍士林官邸(一)

 

   一九八七年六月十一日 ,台北市博愛特區的上空,烈陽高照,但政治氣息,卻是山雨欲來風滿樓。

 

  歷經 六月十日 的「博愛特區遊行」, 六月十一日 這一天,情治單位彷如大敵來臨,重新佈署警力,把整個博愛特區嚴密封鎖,只留下立法院大門口,讓民進黨中央發動的群眾,定點示威,而不得到處流竄。

 

  上午八點多開始,就有許多民眾來立法院正門口聚集,到了上午十點多之後,人數慢慢增加到近百名,十一點多,民進黨社運部督導謝長廷,出現在正門口,他開始發表演講,接著立委尤清、張俊雄、許國泰等人,陸陸續續的由立法院內走出來,輪番上陣,痛罵國安法。

 

  快接近十二點的時候,謝長廷帶領群眾高喊:「表決部隊不要臉!」

 
  群眾又是歡呼,又是鼓掌,可是下面總是有人發問:「今仔日,有欲行否?」

 
  接著,民進黨中評委郭吉仁以及李勝雄律師兩人相繼上台演講,講完了之後,就結束了上午的抗議行動。

 
  其實來參加的民眾,很多人心裡都明白,無論我們喊破了喉嚨,無論我們在豔陽下曬夠了太陽,無論我們的T恤,浸透了多少汗水,國民黨高層已經吃了秤陀鐵了心,國安法一定強渡關山,而當時的民進黨,面臨了兩條路線的爭執,應該透過體制內的議會路線,推動改革?還是透過體制外的群眾路線,要求人民革命?

 
  當時很多街頭的黨工,他們不滿民進黨的公職明星,一進入體制內,就無法回到街頭,從事街頭的抗爭運動,可是,絕大部分的街頭黨工,他們沒有公職所具有的社會資源,與法律上的地位保障,因此,他們還是在公職明星的號召之下,被動員而來,聽演講,呼口號,痛罵國民黨,向公職明星歡呼叫好。

 
  在那個時空背景之下,我雖同意民進黨的公職,有他們的社會資源,與社會的號召力,但是我認為,在國民黨尚未解嚴之際,唯有以強有力的街頭路線,以展現台灣人民非暴力的抗爭力量,才能夠迫使台灣邁向民主改革。

 
   六月十一日 下午二點,我按照我原定的時間,帶著同樣的行頭,身披甘地精神綠背衫,帶著那張「人民有主張台灣獨立的自由」海報,坐在昨天同樣的地點,開始靜坐。很多人看到我一來,立即擁了上來,紛紛向我致意。其中,有好幾個人,問我同樣一個問題:

 
  「蓋世啊,今仔日,有欲行出去否?」

 
  我只是保持微笑,不做任何答覆,若有人繼續追問,「阮不愛聽啥米演講啦,下晝,咱擱來行一擺,好否?」

 
  這時,我只有雙手合什,感謝他的關心,但不做任何的答覆。

 
  昨天已經闖過了一天,我已經豁出去了,警察抓不抓我,那並不重要了,今天我要做的決定,就是,我不願意面臨國民黨把國安惡法強行通過,而我們唯一能做的,竟然只是在太陽底下,等待、等待又等待。

 
  我下決心,今天要走出去,但是,我不能連累民進黨中央的領導幹部,尤其是謝長廷,因為黨中央給他的任務,只是在立法院前,定點的示威,並沒有要求他帶領群眾,進軍總統府。既然這樣,我做下任何決定,我就要自己負責,所以,我跟幾位共同策劃的朋友講好,謝長廷宣佈活動結束之後,我們的遊行隊伍,才開始拔營遠征,使謝長廷不必為我們的行動負責。

 
     下午三點,當時民進黨唯一的大陸籍資深立委費希平,再度開場,進行下午的演講,他在演講中,呼籲大家不要鬧事,接著,賁馨儀、謝長廷、邱義仁等人,陸陸續續上台演講。台下的群眾聽歸聽,但大家仍一直在問:「有欲行否?」

 
  他們在演講的過程中,我仍然繼續靜坐著,我想到,趁著人群這麼多,反國安法,是我們的主訴求,但是,我希望能透過這個場合,把甘地的非暴力精神,傳播出去,因此,我準備好一張長條形的宣紙,拿出一隻非常粗大的毛筆,用事先準備好的小盤子,倒上墨水,把宣紙攤在地上,然後跪趴在地上,寫著甘地的名言:

 
    「真正的非暴力,就是遭到打擊,仍然愛他。」




 

  就常情而言,這是癡人說夢話,在這社會上,有誰能遭人一頓拳打腳踢,而仍然可以面帶微笑的說,我還愛你。坦白講,我自己也很難做到,就是因為這樣,我更想把這句話,透過當眾揮毫的行動,讓它成為群眾矚目的一幅字畫,群眾所看到的,不單單只是那幾個字,更重要的是,透過那幾個斗大的白紙黑字,我要向群眾傳達,我們要挑戰統治者的權威,但願意承受他們的任何打擊。

 

(未完待續)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爸爸帶你去海邊抓螃蟹 

--17年後,遲來的正義………


2008
620  

大法官會議,作成六四四號解釋, 

針對「人團法」不得主張共產主義及分裂國土, 

大法官認定違憲,即日失效。
 

17年前,19911018 

江蓋世擔任台獨聯盟遷台籌備會總幹事, 

鄒武鑑擔任副總幹事, 

兩人在當天先後遭到逮捕,  

被羈押在台中看守所。 

鄒武鑑的老婆,
 
帶著八個月大的嬰兒, 

前來探監。 

隔窗會面,鄒武鑑很想抱著自己的嬰兒, 

但被獄方禁止。
 

返回牢房,他告訴江蓋世, 

他無法抱兒子的痛苦。



 

後來,江蓋世為這位同舍難友, 

寫下一首「想子」的詩。 

這首詩刊登在「教會公報」, 

當時,人在美國的音樂大師呂泉生教授, 

內心大為感動,因而為之譜曲。
 




17年前,他們遭捕入獄, 

鄒武鑑望斷鐵窗,無法抱子。 
 

2008年,大法官會議才認定,  

禁止台灣獨立的法律是違憲的。

當年的嬰兒,已是高中生了。 

正義,為什麼來得這麼遲? 

 

江蓋世詩作「想子」 

~側寫好友鄒武鑑獄中想子

 

在半暝時陣 

阿爸目睭金金  倒佇眠床 
 

在半暝時陣 

汝敢被蓋燒燒  乖乖
 

人在籠仔內 

無欲想彼Y濟
 

只求阮乖子 

一暝大一寸
 

汝著不通踢被亂亂爬 

阿爸娶汝海邊掠毛蟹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6) 人氣()

 



江蓋世作詞,呂泉生作曲「囚人搖籃歌」(二)


◎文:邱斐顯

 

一九四三年,呂泉生應「厚生演劇研究會」邀請,擔任新劇《閹雞》配樂作曲與樂隊指揮。他採用大量臺灣民謠為素材,編寫配樂,引起轟動。〈丟丟銅子〉、〈一隻鳥仔哮救救〉、〈六月田水〉等民謠一經改編演唱,予人耳目一新的觀感,頓時改變一般民眾對「民謠」一詞鄙俗的印象,賦予民謠新的社會定義。


 

呂泉生一生埋首寫作歌曲,以之為樂、以之為業,其所編、作的作品總和超過三百七十首。名作如〈搖嬰仔歌〉、〈杯底不可飼金魚〉、〈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等,不但是名家音樂會上演出的曲目,也在小市民口中傳唱不歇。

 

其中〈一隻鳥仔哮救救〉,其旋律之淒楚,意涵之深遠,成了早期台灣黨外運動聚會中,經常被傳唱的一首名曲;甚至許多被名列為黑名單,無法返鄉的海外台灣人也常常唱著此曲,以表他們的心聲。

 

巧的是,就在 呂泉生 教授紀念音樂會的這篇英文報導編輯完成後不久,七月初,高齡八十二歲的「二二八事件」受難家屬 阮美姝 老師親自打電話,邀請江蓋世參加她的感恩音樂會。這場音樂會的主要目的是,她要為她父親「二二八事件」受難者阮朝日先生,舉辦107歲的生日紀念會。她音樂會上,邀請旅美聲樂家吳庭和先生,演唱呂泉生老師的作品〈杯底不可飼金魚〉與〈囚人搖籃歌〉。江蓋世是〈囚人搖籃歌〉的作詞者,因而被邀請。

 

這場音樂會於76日 (周日)舉行。前一天晚上,女兒正練著琴,我讓女兒看著樂譜,彈起這首囚人搖籃歌。音符在琴鍵上彈來躍去,我聽著聽著,剛好先前才整理過呂泉生老師的英文報導,突然一個靈感湧上來:我覺得這首囚人搖籃歌的曲調,很像呂泉生老師把他的〈搖嬰仔歌〉加上了〈一隻鳥仔哮救救〉





 

我怕自己的想法太突兀,只好寫 e-mail 向辜惠倫請教。她是呂泉生的學生,我希望向她求證,我這個感受不是天馬行空:「不知妳聽過〈囚人搖籃歌〉嗎?不知道我會不會說得太離譜? 」。惠倫很快給我回音,她知道呂泉生老師所作的這首「囚人搖籃歌」,她回信說:「我聽過!被您一說還真是的,曲中真有其他兩首之精髓,因而更令人動容了!」 

 

不但如此,惠倫也幫我把 e-mail 轉給呂泉生老師的女兒呂玲兒。不久,惠倫再把她的回信轉給我。她的回信如下: 

 

Funny, I was humming this melody in the car this afternoon.  

I remembered that my father once told me that if you read these lyrics repeatedly and you would find the melody there which always matches with the tone as we say the words. This is a beautiful piece specially sung by a good baritone.

 

哦!That’s it.  如果我不是剛好編輯到呂泉生老師的文章,大概也不會得出這個結論,這是我的一大收穫!對蓋世而言,這也是一個莫大的收穫!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08年5月20日,第十二任總統就職的那一天,我在上班途中,遇到一位與眾不同的公車司機。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