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畫家杜振宏的鄉居形色




編輯/邱斐顯

http://beta.cna.com.tw/vistaphoto/exhibition.aspx?Artc_ID=1736&CatL_ID=K&&CatM_ID=K01 


畫家杜振宏,1958年出生於苗栗後龍。1972年,就讀國中時,獲全縣水彩寫生第一名。1975年,就讀竹南高中時,對外美術比賽,獲獎無數。1977年,轉讀復興美工科,水彩、素描、油畫、雕塑多次獲獎。

1979年,杜振宏服役陸軍野戰部隊,擔任軍中美術製作。1982年,於台北開設廣告設計公司。1983年,他首創立體紙雕卡片,並獲雙獎。1985年,獲邀木柵動物園景觀雕塑工程製作。1987年,成立杜振宏工作室,承接原型雕塑開發設計。

從就學到就業,杜振宏雖然喜歡藝術創作,不過,卻也多年不曾持續提筆畫畫。他坦承,自己曾目睹一些藝術家,因為醉心創作而無以維持生計,有些畫家甚至為了經濟因素,遷就市場需求而作畫。

基於這些因素的考量,他全心投入「事業發展」,1990年,開發陶瓷與日本和紙結合之禮品;1991年,開發專利霧山林品牌噴霧加濕機;1993年,投資國蘭市場培育花藝雙條件以上特殊品種;2007年,培育台灣原生牛樟芝並開發第一台靈芝培養展示箱。

事業有成之後,2008年,杜振宏才展開他生命中的首次個人水彩畫展。這次,於嘉義梅嶺美術館展出的水彩個展,則是第二次。



(杜振宏水彩畫,半間古厝)


杜振宏從小生長於純樸小鎮-苗栗後龍,西有海岸漁村之美,東有群山環繞美麗山城。然而隨著時代變遷,物換星移,舊時景物早已消失泰半。因此他憑著自己的感覺,與對鄉土的熱愛和執著,尋找可感動或共鳴的畫面,即使是偏牆一隅或一磚片瓦,雖非壯麗宏偉,卻在在觸動著他的舊時記憶。這些鄉村田園景色,就是他作畫的泉源。



(杜振宏水彩畫,尋田水)



(杜振宏水彩畫,午後絲瓜棚下)



(杜振宏水彩畫,荷塘水映)


(杜振宏水彩畫,希望之春)



(杜振宏水彩畫,秋荷鷺鷥)


杜振宏的畫筆勾勒出對家鄉景物的思念,這些創作,不但呈現台灣鄉土之美,記錄了台灣鄉間生活的點點滴滴,也讓當下生活於科技及都會之人們,喚起無限的思鄉之情。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江蓋世,贖罪之旅)

江蓋世著《我走過的台灣路》
第四章風暴
4-6贖罪之旅(下)
 

七月九日,我下午三點十五分抵達台南市高李麗珍服務處。高李麗珍是前長老教會總會總幹事高俊 明牧師的 太太,高牧師因美麗島事件藏匿施明德,而遭國民黨逮捕下獄,而後,高李麗珍代夫出征,競選立委,不幸落敗,但原有的競選班底,依舊在台南市,維持一個高李麗珍服務處,做為台南市民進黨運動的主要據點。

 

我抵達那裡,受到黃昭凱、林宗正牧師及許多黨工的歡迎。他們服務處的一位黨工,在服務處的外面,張貼了一張大幅海報,用非常漂亮的藝術字,寫了幾個大字,「台灣民主運動的甘地--江蓋世」,我看了那幅海報,心裡覺得怪不好意思的,因為我要學習的是甘地的精神,絕不想要亦步亦驅的模仿甘地,我只想做我自己,而不想讓別人把我比做那位世界級的偉人,因為偉人之所以成為偉人,有其時空背景,有其歷史淵源,有其個人智慧風格,有其人生哲學,雖然我知道,徹頭徹尾的非暴力,不是我這個凡夫俗子所能達到的境地,包括甘地自己也坦承,徹底的非暴力,連他自己都辦不到,何況是我呢?

 

我堅信甘地精神是對的,它能夠讓我們人民,擁有一項不流血的武器,去打倒我們想要打倒的權威,去改變我們想要改變的制度。

 

「那你為什麼要披著那件『甘地精神』綠背心,到處做秀呢?」也許有人會這樣質疑。

 

非暴力精神也好,甘地精神也好,都是抽象的概念,廣大的台灣人民,並不熟悉這個概念。如何使人民在很短的時間內,知道這個概念呢?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這個抽象的概念,將它變成一個具體的圖像。抽象的概念,人們一聽,掠過腦海,也不知飛到南極或北極了,但是,一旦把它變成一個具體的圖像,眼睛一看,立即發亮,啊,對了,那就是這個東西,這樣的話,就能很清楚而明確的釘入人們的腦中。所以說,他們太過捧我了,把我這個小人物,比擬做「台灣民主運動的甘地」,我聽了自己會臉紅,可是,為什麼我還是照樣穿著那件甘地精神綠背心呢?因為,透過它,可以很迅速的藉著媒體,傳播出「甘地精神」的訊息。

 

話說 七月九日 下午四點,台南市議會的那場靜坐呢?我就不再那麼孤單了。有林宗正、黃昭凱、李金億以及二十多位我叫不出姓名的台南黨工,都來參與靜坐。這場靜坐,我們是坐在台南市議會大門前的階梯,下午四點到五點半,陽光特別的強烈,我們所坐的階梯,正好陽光直曬,熱得大家汗如雨下。

 

下午五點半,我們一行三、四十人開始遊行,走在最前面的,拿著一條長布條,一位黨工,手拿著麥克風,後面跟著一輛宣傳車,林宗正牧師擔任指揮,我們從台南市議會,遊行市區,一路走回高李麗珍服務處。這一站,我幾乎看不到穿制服的警察前來阻擋,這時,我心裡這樣推測,警方在屏東攔阻我們,一度造成緊張的情勢,反而使地方的媒體大感興趣,而大幅報導,因此,他們從高雄市開始,一直到高雄縣、台南市,接連三站,採取「不理睬政策」,讓我一下子,悵然若有所失,我們採取非暴力抗爭,警方也採取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對我們不理不睬,放任我們去遊行,這一點,想來也真有趣!

 

林宗正,長老教會的牧師,曾參加在加拿大的 URM 訓練。 URM 是長老教會城鄉草根訓練的組織,他在一九八八年開始,於台南縣新化縣的口碑教會,在鄭國忠牧師的協助之下,成立 URM 在台訓練的基地, 廣收社運團體的基層幹部,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他所訓練出來的 URM 成員, 扯下了位於嘉義市火車站前的吳鳳銅像,徹底粉碎國民黨政權所創造的吳鳳神話,還給台灣原住民原有的尊嚴,一九八九年,他因吳鳳事件入獄八天,一九九一年開始,他持續從事「愛與非暴力」的草根訓練工作,一九九一到一九九三年,台灣反對運動所推行的大型示威,如「反軍人干政」,林宗正牧師所培訓出來的 URM 成員,往往扮演重要的組織者, 或形成一支有思想、有紀律的糾察隊伍。

 

我初次見到的林宗正,中等身材,面型削瘦,但聲音奇響無比,放眼當時的反對運動界,我還沒有聽過任何一個人,演講的聲量能夠超過林宗正的。

 

話說回頭,當我們走到台南市的民權路,林宗正牧師邊走邊演講。他特別為我們介紹,這一條民權路,是我們反對運動圈內,非常有名的「台獨街」,因為有三位從事台獨運動的名人,他們的老家,就在這條街上,第一位是,旅日台獨老前輩王育德;第二位是,國民黨政權頭號的通緝要犯,台獨聯盟主席張燦鍙;第三位是,前副總統謝東閔郵包爆炸案的主角王幸男。一九八七年那時,這三位台獨人士,王育德早已作古,張燦鍙流亡海外,而王幸男仍關在牢裡。

 

林宗正牧師介紹完民權路的台獨歷史淵源,就用他那粗獷雄厚的聲音,帶領我們高呼口號,向台獨街的三位前輩致敬:

 

「現在,咱來喊,『台灣獨立萬歲!--』」

「台灣獨立萬歲!--台灣獨立萬歲!--」 

 

我們這一群人,雖然只有三、四十個人,以整個台南市的人口相比,我們只是一小撮人,可是我們一步一腳印,踩在台南古城的街道上,愈踩人愈多,愈踩愈起勁!

 

我個人小小的腳印,是踩著反國安法,是踩著台獨思想自由,但當參與我們的人愈來愈多,我們往前推進的,已不再是一雙赤腳,也不是一部手推車,而是逐漸發動的台獨列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藉口》的文章,是他本人最大的諷刺;更諷刺的是,國內許多七年級生的莘莘學子才剛讀過不久,他就做了一個「反面教材」。老師該不該隨機教育學生?還是把這個問題略過不談?或者把問題丟給家長去面對?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