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我大學畢業、踏入台灣社會的就業市場以來,我上班的交通工具,可說是琳瑯滿目。從最早的公車族,之後自行車族、機車族,甚至也開車上下班。然而,今年開始,我換了一份工作,開始成為一個固定搭乘捷運、搭乘公車的上班族一員。我也因此有機會好好體驗捷運上班族的趕車感受,並仔細觀察捷運上班族的一舉一動。

每天早上七點多,一走進捷運車站,有很多上班族,趕著到車站內的報紙架上,拿著捷運車站才有的免費報紙,有的人一邊走一邊看;有的人則是拿在手上,進了車廂之後才看。

我必須承認,我剛開始搭乘捷運上班時,也免不了好奇,心想,「大家都在拿什麼報紙?這麼好看嗎?」也隨著別人去拿來看。

看了一份這樣的免費報紙之後,我深深覺得,「這些捷運報的編輯們,為了吸引上班族的注意力,總是喜歡在第一頁的頭版上,把這些『姦淫擄掠』、『駭人驚聞』的社會新聞相對擴大,或是把『清涼有勁』、『春色無邊』的男女肉體感官照片尺寸放大,坦胸露臀也在所不惜。甚至把受到暴力傷害的被害者,或是遭逢意外不幸罹難的遇害者,以頭版頭條的方式處理,這種方式不但二度傷害這些人,也讓人覺得這種報紙惡質地『再度消費』這些人。我幹嘛浪費我的美好早晨,盡看這些令人倒足胃口的免費報紙?」

從此之後,我若不是在捷運車廂內閉目養神,就是拿著自己要讀的書出來看,有時,我會四處觀察車廂內的乘客,看看他們的表情與反應。乘客裡,約有五、六成的人,不論或坐或站,一定攤開這種免費小報來看。看報的人臉上沒有任何愉悅的表情,恐怕這些充斥負面新聞的報紙,一早就帶給他們更鬱卒的心情。這種上班族,恐怕還沒進公司之前,腦袋已塞滿了為數不少的精神垃圾。

而且,這些在捷運車廂內讀報的人,他們看報的時候,從來不考慮周遭的人。最常發生的狀況是,站著的人把報紙一攤,就把坐著的乘客想看書報的光線遮住了。

我自己遇到過幾次這樣的狀況,當我很客氣地告訴對方,他擋住我的光線時,無論男女,他們總很不屑地看了我一眼,臉上沒有什麼愧疚的表情,更別說什麼道歉的言語,彷彿我還干擾了他讀報的興致。

我也看過站在一起的兩個互不認識的乘客,因為對方攤開的報紙礙到自己,就一直較勁的擴展自己活動範圍。我常常想,站著的人攤開了報紙,那種「姦淫擄掠」的圖文,呈現在坐著的乘客眼前,那坐著的人又是什麼感受?而這些看免費報紙的人,一大清早在捷運車廂內,讀了這樣的新聞,到底得到的收穫是什麼?

我下車時,走出捷運車廂,常常看到很多人,迫不及待走到報紙回收架上,把手上的免費報紙丟掉。如果那是絲毫不值得保存的資料,如果那是看完就可立即丟棄的資料,那他們又何必浪費寶貴的美好早晨,去看這些免費的「垃圾」新聞?

每天早上在捷運車廂內,我的腦海就會浮現一幅畫面,「一手拉著握把,或者是根本不拉握把的捷運上班族,眼睛盯著免費報紙,腦袋裝著垃圾新聞。」天下沒有白吃的早餐,免費的,自然沒有營養!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