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口》的文章,是他本人最大的諷刺;更諷刺的是,國內許多七年級生的莘莘學子才剛讀過不久,他就做了一個「反面教材」。老師該不該隨機教育學生?還是把這個問題略過不談?或者把問題丟給家長去面對?




藉口?


十天前,我在網路上搜尋一些資料時,瞥見一則有關「亮軒」的新聞。我匆匆地看了一下,就回到我的工作去。

有一天,仔仔放學回家後,突然問我:「媽媽,妳知道『亮軒』這個人嗎?」


「嗯,我以前看過他寫的散文。」

「妳知道『亮軒』的新聞嗎?」

我坦白告訴他,「我的確從網路上看到這則新聞。可是,你怎麼知道的?」

亮軒新聞.jpg



我和仔仔爸爸有共識,台灣的電視新聞,十之八九沒有價值,不看也罷。因此,我們家通常不看電視新聞的。如果,仔仔沒有在家裡看電視新聞,那麼,他怎麼知道這件事呢?

「哦,是我的好友小波告訴我的。」他要問的正是媒體報導的「性侵」新聞。

「小波常看電視新聞嗎?」

「也沒有常常啦。」

「為什麼你們會特別關心這件新聞?」

「因為,我們的國文課本編了一篇亮軒的文章,我們才剛教過不久。」

「真的嗎?」我很好奇,就跟仔仔借了他的國文課本來看看。這是國中一年級下學期「翰林版」的課文教材。



亮軒_藉口_翰林國一下國文課本_1_400.jpg 亮軒_藉口_翰林國一下國文課本_2_400.jpg




「他的文章標題是《藉口》!」仔仔回答我說。難怪,他剛剛和小波在電話中有說有笑的。


我仔細看看這篇文章,再想想最近有關作者的新聞報導。作者是將屆退休之齡的教授,被報導出有關性侵的消息後,他向學校請辭教職,但也把他私人的言行,推給了受害的女學生。



這篇《藉口》的文章,是他本人最大的諷刺;更諷刺的是,國內許多七年級生的莘莘學子才剛讀過不久,他就做了一個「反面教材」。


在家裡,我趁機對仔仔做了「機會教育」。

我問仔仔,「你們老師在課堂上有沒有說什麼?」

他答說:「沒有。」


這時候,老師該不該隨機教育學生?還是把這個問題略過不談?或者把問題丟給家長去面對?




網路參考資料:


亮軒桃色/女畢業生求助亮軒 日記早透端倪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422/8/1ia23.html

名作家亮軒捲入性侵案 曾表後悔、都是意亂情迷...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422/17/1i9f1.html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