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斐顯短篇小說創作

 

《素月的淚珠》-4

 

 

四、再度助選

 

 

 

晚餐後,素月意興闌珊地撥著郁慧的電話號碼,她的腦子裡仍是一片空白,至於是否助選,她完全沒打算。忙過正傑的喪事後不久,她就大病一場,元氣還沒恢復,志遠也跟著病了,家裡頓時亂糟糟的,光是家裡的事就已經夠她手忙腳亂了,她根本無暇去思考其他的事。電話通了,郁慧電話接得很快。

 

 

「素月,怎麼樣﹖答應嗎﹖」郁慧的熱情和積極,實在叫人難以推卻,素月一時只好吱吱唔唔。

 

 

「我不是不知道你目前的處境。正因為我知道,所以我才要找你。你想想看,以你現在的狀況,能找什麼工作呢﹖如果不找工作,不和外界接觸,只在家裡團團轉,我才擔心你會愈悶愈不愉快!助選的工作你又駕輕就熟,不是很好嗎?」

 

 

郁慧的話不無道理,可是素月還不想那麼快就答應下來。郁慧知道素月已經被她說動了心,她於是進一步緊盯著素月﹕「素月,妳已經考慮了一陣子了,我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告訴競選總幹事妳去或不去呢﹖」素月想起志玲的支持,終於鼓起勇氣地把這件事點頭決定下來。助選的事就這麼敲定了。

 

 

素月曾經和這位黃總幹事一起共事過,彼此的工作默契相當良好,對這份工作,她有信心可以勝任愉快。只是,她沒有料到,很快地她就在這個工作環境中,受到不少挫折和傷害。不可否認,南台灣的社會風氣還是非常保守的。一個喪偶女性的言行舉止,更是動輒受人批評。

 

 

在競選總部裡,素月負責總務工作,大家都叫她「周太太」。有一些工作夥伴是她所熟悉的、曾共事過的,但也有許多完全不認識的新面孔。素月在工作上的盡職態度是有目共睹的。總務的工作本來就瑣碎,尤其是錢的進進出出,更是叫她不敢掉以輕心。出自於一份責任感使然,她盡量早出晚歸。和以往不同的是,以前助選時,她負責的是對外組織動員的工作,而現在則是負責內部的總務。

 

 

即使對一個暫時性的組織而言,掌管財務者的權力也是挺大的,於是素月才接下這份工作不到兩個禮拜,就有人在她背後吱吱喳喳,說她是個十足的管家婆。加上她對金錢的出入看得很緊,因此有些人便背著她叫她「看門狗」。她接觸過幾次選舉,聽過不少有關選舉所募來的款項被濫用的流弊,她希望自己接下總務工作的時候,能避免這些弊端。她很難想像,在她努力克服這些困難的同時,竟然也有一些人不但不幫她,反而拼命扯她後腿。

 

 

原本她對這份工作有不少的自我期許,畢竟這份工作讓她有了新的生活重心,轉移了她的悲傷。然而現在,她不得不改變她的想法,不得不把原有的理想打折扣。她只好告訴自己不必理會這些無關正事的閒言閒語。

 

 

同事中有一位蔡宏新,擔任的是總部內活動規劃的事宜,表面上人很客氣,當著她的面,常常向別人誇她認真。「周太太的敬業精神實在沒人比得上。如果大家都像她這麼謹慎小心,選舉要贏哪有什麼困難!」

 

 

慢慢地這種話聽多了,素月感到蔡宏新的口氣中有很強烈的諷刺意味在裏面,加上她常常擋掉他一些不當的請款,更加深他對她的不滿。有幾次,蔡宏新故意耽誤了政見發表會活動的安排,令素月在工作配合上十分為難。素月把這情形告訴黃總幹事,希望蔡宏新能改善。然而,蔡宏新認為素月愛打小報告,從此以後兩人在工作時便時常有不愉快的摩擦發生。

 

 

有一天,黃總幹事從外面打電話進來對她說:「周太太,今晚的演講會以及會後的拜訪,我希望妳能參加。」素月愣了一下,「為什麼﹖晚上的事不是有人做嗎﹖怎麼會找我 ﹖」

 

 

「我們一起做過事,我知道,妳最適合做這個工作。如果可以,了解一下他們怎麼安排演講會的。」

 

 

「你不放心蔡宏新﹖」

 

 

「他這個人做事不太認真,散散的,我聽說出過幾次紕漏。今晚的演講會是大場面,我很擔心如果弄不好,以後事情就不好辦了。」

 

 

「你要我跟著他們去看看﹖可是,你知道嗎﹖他已經對我很感冒了,我再這麼做的話,以後就更難相處了。」

 

 

「你放心,我會請候選人的哥哥,指名要妳陪同前往,蔡宏新不能拒絕的。何況,我希望妳一起來,主要是演講會後,我們必須去拜訪一位很可能會大力支持我們競選活動的陳振聲先生。如果能跟他募到一筆款項,我們的經費就寬裕多了。妳是知道的,這種競選活動每天的開銷那麼大,不盡力籌些錢,很多活動就辦不起來。而且我還聽說,陳振聲在企業界的影響力不小。妳大概不曉得,是他主動來和我們聯絡的。他可以幫我們開拓不少中產階級的票源。」

 

 

素月握著電話筒的手開始發軟,她不敢相信她聽到的是事實!

 

天哪﹗陳振聲 ﹗真的是她認識的那個陳振聲嗎﹖

 

 

她內心頓時緊張起來,胃似乎開始隱隱約約地疼了起來。黃總幹事還在電話的另一端等著她的回答。「周太太,怎麼了﹖晚上不方便一起去嗎﹖」

 

 

「黃總幹事,那位陳先生是本地人嗎﹖」

 

「不是,據說是中部人,最近才來南部經營的。不過,對政治挺關心的。」

 

 

中部人?那就錯不了了。居然會是他!素月遲疑了好一陣了,黃總幹事又對她說:「周太太,如果妳真的不願意,我不會勉強妳。只是我會覺得好可惜,妳去的話,我們說服陳先生捐款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素月猶豫又猶豫,還是放不下這份責任。她答應去了﹗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