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斐顯短篇小說創作

 

《素月的淚珠》-5

 

 

 

五、舊愛重逢

 

 

 

晚上的演講會進行得相當順利。因為是大場面,所以蔡宏新也不敢掉以輕心。會後他們一行人便分乘兩輛車前往陳振聲的家中去拜訪。車子行駛了將近三十分鐘,來到一條較為寬大的馬路上,不久,車子就停在一棟紅色大門的前後十公尺處。住宅的旁邊是一家頗有規模的食品工廠。隨後,有人出來開門,竟然就是陳振聲本人。

 

 

陳振聲很客氣地招呼他們進去坐,他的眼睛卻很專注地看著素月。黃總幹事開口對他說:「陳先生,謝謝你主動邀請我們。我們需要你的大力支持。」陳振聲回答說:「哪裡﹗雖然有關助選的事,我是門外漢,但是我也希望多幫幫民進黨。我才是很佩服你們這些在第一線上奮鬥的朋友們。你們是有力出力,我是無能為力,只好出錢。」

 

 

彬彬有禮的陳振聲,讓他們一群人印象深刻,尤其他認真地問著素月有關選舉經費的運用。他們相談甚歡,一直到十一點半左右才結束。他們步出陳宅時,黃總幹事不斷地向素月抱歉時間太晚,他正打算開口請候選人的哥哥送素月回家時,陳振聲卻先開口了。

 

 

「讓我送素月回去吧﹗」這句話一出口,包括素月在內,大家都嚇一跳。競選總部裡從來沒有人這麼稱呼過素月的。由於陳振聲堅持要送,黃總幹事就不再麻煩候選人的哥哥。素月雖然覺得有點尷尬,但也不便在眾人面前拒絕他。

 

 

坐上車,陳振聲的車速前進得很慢,彷彿是他故意在拖些時間。「素月,妳好嗎﹖」沒想到一句很單純的,關心的問候語,竟然叫素月感慨萬千,她忍不住難過地掉下淚來。

 

 

他原本期待素月說說她的近況,不料卻惹她傷心落淚。他把車停到一旁後禁不住地伸出手臂來擁著素月。「妳受了很多委曲吧!」素月沒有立刻回答他,只是默默地接受他溫暖的懷抱。

 

 

「妳變了,變得好能幹﹗」

 

「不是我變了,這是生活經驗所磨練出來的。你怎麼會回到這裡來﹖」

 

「哈!大家都以為我是從中部來南部經營的。妳該知道,我只是回到我的故鄉來!為了追求事業上的成功而不得不離鄉背井,一晃眼都二十幾年過去了。」

 

 

「現在,你算是衣錦還鄉囉﹖是升官回來的﹖」

 

「妳有沒有注意到我家隔壁的食品工廠﹖我現在是這家食品工廠的廠長。」

 

「你現在怎麼關心起政治來了﹖以前你是不聞不問的。」

 

「在社會上工作這麼久了,怎麼可能想法永遠都不變呢﹖尤其是在企業界,如果沒有和執政黨攀攀關係,疏通疏通門路,常常都會被那些政府官僚刁得火冒三丈。我慢慢體會到:假使沒有一個反對黨來制衡,我們就會被執政黨吃得死死的。」

 

 

「所以你現在知道要支持民進黨了。」素月笑了起來。不久,素月想起什麼似的:「這麼大的房子,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在?」聽到素月這麼問,陳振聲頓時沈默了一會兒,他的眼睛望向遠處。

 

 

「妳就這點沒變,老是打破沙鍋問到底。找妳來,是要知道妳的近況,結果還是被妳一直問個不停。」

 

 

「找我來?你怎麼找得到我?為什麼要找我?」

 

「有朋友告訴我說妳在幫民進黨的候選人助選。」

 

「是淑琪,對吧﹖她一直都不太贊成我做這工作的。」

 

「淑琪的弟弟在我們的工廠做個小主管,很多消息是他告訴我的。當然,消息來源是淑琪。她告訴我很多妳的事情。妳先生過世了?」

 

「別談我,好嗎?我該回去了,很晚了。家裡的小孩在等我。」素月防衛性地把話題打斷,不願再多談。

 

 

「素月,妳又在逃避我了,今晚多談談,不好嗎?」

 

「改天吧!今天我很累了,明天一大早還有事要辦。」

 

「瞧妳!真的是一付倦容!小心,別累壞了妳自己的身體。改天再談也好。反正以後有的是時間。」陳振聲把素月送回到家時,已經是半夜一點了。

 

 

接著,往後幾天,陳振聲幾乎天天打電話給素月。好幾個晚上,陳振聲都陪著素月一同前往政見發表會的會場。兩個人在會場外的某個角落一聊就是一兩個鐘頭。陳振聲告訴素月他離婚了,現在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回來南部定居。除了工作,回來南部的一個主要因素,就是想看看素月。

 

 

他開始懂得關心台灣的政治了,但是更迫不急待地想回來看看這個默默為反對運動、為選舉在做事的初戀情人。素月的哥哥是他最要好的同學。他和素月認認真真地交往了五、六年,兩個人一起渡過天真無邪的青春歲月。他記得當他們都還年少痴狂時,曾經不顧家裡的反對,堅持要廝守在一起,素月就是為此而離家出走的。然而,終究敵不過現實的壓力,以及兩個人觀念的差距,結果只好分手。那時,他滿腦子只想賺錢,希望自己事業有成,於是他獨自到中部創業求發展。

 

 

剛開始創業時,一切還算順利。不久他也成家了。幾年下來,在商場上也算小有成就。不料,在一波波強烈經濟不景氣的風暴中,他遭到了莫大的打擊。工廠虧損纍纍,同時,他還因幫人做保而被人拖累了,因此他不得不結束工廠的營運,遣散員工,自己也得另謀生路。隨後,從小嬌生慣養長大的妻子,也因為吃不了苦而要求離婚。

 

 

少年得志的他,因為經歷了這些挫折,也漸漸對人生的事看淡了。他想起當初素月勸他的話,又聽說她的處境也不怎麼好,就一直想回來看一看她。剛好他所服務的工廠正要把他昇遷調職,他便決定回來故鄉長住下來。

 

 

素月看著陳振聲,心裡很感慨,人的一輩子就在這麼不知不覺中浪費掉了。功成名就也好,落魄潦倒也好,這就是人的命運,一切都是自己所選擇的,怨嘆也沒用。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