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斐顯短篇小說創作

 

《素月的淚珠》-6

 

 

六、流言紛擾

 

 

 

陳振聲常常到競選總部來,有時陪著素月聊聊,有時幫她做些雜事,搬搬別人捐贈來一箱箱的食品,接接電話,或者和前來總部聚會的老先生聊聊政治。從來沒有真正接觸過助選活動的他,顯得幹勁十足。總部裡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陳振聲是一個食品工廠的廠長,卻是經常在下班之餘,把整個晚上的時間都耗在競選總部。大家察顏觀色,慢慢發現他總是盡是陪在素月的身旁。

 

競選總部中,有些人對素月的先生周正傑印象很不錯,看見素月和陳振聲經常出雙入對,總是覺得素月背叛了她過世不久的先生。於是開始有些流言在競選總部傳了開來,說素月的先生過世還不算太久,素月就已經開始和別的男人交往了,而且又是有錢有地位但是離過婚的人,甚至連街坊鄰居都在談論素月的事。

 

有一次,素月到巷子口的雜貨店買些東西,老闆娘卻不像往常那樣對她和顏悅色,而是帶著告誡性的口吻對她說:「素月,妳先生才過世不久,妳不應該和別的男人走得這麼近!好幾次我看妳都半夜才回來,而且是那個男人送妳回來的。」

 

流言傳來傳去,總是在素月的耳邊轉個不停。甚至同事中開始有人動不動就給她臉色看;或者當她在工作時,有人就擺出一付很不以然的表情盯著她;有時候,因為工作上的需要,她請同事幫忙,卻是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來幫她。她漸漸覺得壓力很大,於是她試著暗示陳振聲不要常常來競選總部,可是看他對選舉的活動才開始熱衷起來,又不忍心澆他冷水,因此只好自己承受這些精神負擔。

 

有一天郁慧打電話給她時,她終於忍不住地發洩出來。「素月,真抱歉,我想幫妳,沒想到卻幫倒忙,給妳惹了一大堆麻煩。我建議妳和黃總幹事談一談,休息一陣子吧﹗」

 

要休息嗎?能休息嗎?現在離選舉日可是不到兩個禮拜而已了。她能任性地把總務的工作丟在一旁嗎?掛上郁慧的電話後,不到半小時,黃總幹事的電話也來了。

 

「周太太,妳的困擾郁慧都告訴我了。人生本無常,妳哪裡會事先知道妳竟然會在這種情形下,遇見了多年不見的舊識。陳先生是一個很熱心的支持者,自從我們認識他以後,他幫我們募了很多錢,尤其主動鼓勵不少他的朋友們,幫我們的候選人拉了很多票。應該說,他是我們開拓票源的大功臣。」黃總幹事看她都悶不吭聲,又接著問:「妳被那些閒言閒語給困擾住了﹖」

 

「的確是這樣。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我想我把工作交出來吧。」

「何必呢?妳試著把這些閒言閒語當耳邊風吧!為了這些小事,弄壞了和陳先生的友誼,划不來!不是因為我們貪圖這些票源,而是我覺得陳先生似乎很照顧妳。周太太,恕我坦白地問,妳喜歡被他照顧嗎?」

 

素月一時之間答不上來。很顯然,陳振聲對她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對於這個初戀情人,再度重逢的時候,她並不是真的有什麼舊情綿綿的心情悸動,只是覺得有個知心的朋友陪在身邊很溫暖。

 

自從正傑過世後,她的情緒一直都不太穩定,最近因為陳振聲常常來陪她,她的情緒才比較平靜下來。沒想到,這些流言又再度使她的情緒翻騰不已。

 

「周太太,離選舉日不到十二天了,現在正是最重要的關鍵時刻,我真的非常需要妳和我合作。妳想想看,我到哪裡去找妳這樣能力強而且又和我有默契的好夥伴?何況我是真的替妳想過,假如妳和陳先生有進一步的發展,我會祝福妳的。人生的路還很長,有人相伴是件很幸福的事。選舉的事都是短暫的,選舉一過,這些人也都散了,誰還記得這些流言?」

 

為選舉抬轎多次的黃總幹事,告訴了素月他的經驗之談。「哪一次選舉不是吵吵鬧鬧?哪一次選舉不是流言一大堆,黑函滿天飛?選舉過後不出一個禮拜,這些事就會被淡忘光了。」

 

接受了黃總幹事的建議,素月看開了,決心把這些流言困擾當成過眼雲煙。因此,她又打起精神來投入工作,學著不受別人的一舉一動影響自己的心情。正當她努力了一個多禮拜,她的婆婆,正傑的母親,卻又上門來談她子女扶養權的問題。

 

「媽,小孩是我生的,我要自己養他們。我會讓他們常回去看您,但我不希望您帶走他們。」

「聽說妳現在和別的男人交往。我不管妳要怎樣,就算妳想改嫁,那也是妳的事,和我們周家無關。但是妳得把小孩留下來。」

「我根本沒想過改嫁的事,我會照顧我的小孩,您放心。」

「可是,那位陳先生……」

「他是我的朋友,跟小孩子處得很好,志玲﹑志祥,和志遠也都把他當朋友一樣看待。」

 

素月的婆婆終於不再堅持要小孩子的扶養權,但是,她對素月花很多時間在選舉事務上仍然不甚諒解,她走出素月的家時說了一句很感慨的話,「助選的事真的有那麼重要嗎?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妳和正傑都那麼熱衷助選?結果呢?正傑連命都沒了。」說到正傑,素月的婆婆眼眶中溢出淚來。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