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蓋世著《我走過的台灣路》 

1-5 
忠愛莊(下)

 

 

 

  接下來,後面幾位參賽者繼續上場,他們講什麼,我根本沒注意聽,整個人坐在那裡,回憶我剛才究竟講了什麼話……,我好似神魂暫時離身的稻草人……。

  「……剛才江蓋世少尉,所講的話,非常不應該!怎麼可以連名帶姓,直接稱呼先總統將公呢?------」不知道什麼時候,一位大隊的輔導長,已經站上講台,開始對我點名批判了!

 

這時,我趕快抬起頭來,仔細聽他的批判:

  「這個江少尉,未免太有想像力了,居然能編一個劇本,簡直像電視連續劇一般!……」

 

  那位大隊輔導長講完,接著,其他大隊長官也連番上陣,將我痛罵一頓。我那時一下子還搞不清楚,倒底講錯了什麼話?只好靜下心來聽聽。人跌到了谷底,再壞也不過如此了,反倒心平氣和。

 

我就是這樣,他們對我批判,我就當做是一首又一首的風雨交響曲,一邊欣賞,一邊觀看他們在罵人時的表情,我轉過頭,看看胡人傑一眼,他也向我拋個眼色,聳一下肩,擠出一個苦笑。好了,罵夠了,這齣戲總得有個結局吧!經過

評審委員核算成績,最後,宣佈了結果:「×××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以上唸到名字的,請上台接受頒獎!------

 

  那我呢?這還用說嗎,我得了最後一名,胡人傑好像得了倒數第二名。

  演講比賽完畢之後,我碰到了胡人傑與趙肇迪,我們笑成一團。這是個什麼時代?是封建帝王時代嗎?直接講「蔣介石」三個字,就要被罵個狗血噴頭,抱個最後一名回家!我講自己的故事,頂多是一個幽默而已,我不想讓台下的聽眾,被周公牽去神遊太虛,所以加點料,熱絡熱絡一下場子,如此而已,難道一個人的偉大,一定要全國的人民都稱呼他為「先總統 蔣公」,這樣才得到肯定嗎?美國人民喜歡艾森豪總統,有的人就直接稱呼他為「艾克」、或者「我愛艾克」,這樣的稱謂,又有什麼不敬呢?

 

  一場演講事件,不但沒有把我整垮,反而讓我成了忠愛莊的名人,走在營區裡,反而有更多的人,樂於跟我打招呼,而每次,我們穿著便服休假歸營時,大都要拿出識別證,守衛才肯放行,可是,經過了這個事件之後,忠愛莊的士兵,一看到我,就會主動叫「長官」,出入大門方便多了。

 

  成名有成名的好處,偶而也會帶來一點不便。一九八四年八月十九日,凌晨時分,忠愛莊實施突襲檢查,由總隊派一組人馬,到各中隊實施夜間突檢,看看士官兵有什麼不法的東西藏在營區內。

 

  「蓋世,快醒來!他們在翻東西了!」一位室友,把我搖醒,向我警告道。

  我睡眼惺忪,本不想理會,但爬起來走到窗邊,由寢室望教室看過去,哇,隱隱約約,看到有人在翻我的抽屜,一翻就翻了五分鐘,這我可火大了!這是那門子的突檢?照理說,也應該隨意的抽檢,怎麼可以勞師動眾,假借突檢之名,卻擺明要對付我,要是讓他們搜到什麼不法刊物,那麼,要對付我,就更名正言順了。

 

  沒錯,那個時代,已經有不少黨外刊物出現,雖然屢遭警總查禁扣押,還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我很喜歡看黨外雜誌,但人在當兵,月薪才三千七,又要拿一點回家給我媽,物質生活我能省則省,所以黨外雜誌,我雖然愛看,卻老喜歡利用休假的時候,跑到中壢火車站前的書店或台北街頭的書店,站在那裡,一本一本的看的過癮,有時一站,就是一兩個鐘頭,腳有點酸,心裡卻樂得很,不花半毛錢,看遍了黨外雜誌,這是我當時一大的娛樂。

 

  「搜吧,隨你們搜得痛快吧!你們找不到半點把柄的!」我一邊咕噥,一邊自我安慰道。半夜被吵醒,好累,看到他們亂翻我的東西,好氣,接下來,就在床上翻來覆去,難以成眠,只好再爬起來,沖杯牛奶喝喝吧。一杯溫熱的牛奶,由口慢慢流入胃裡,溫熱的感覺,鬆弛了我的神經,慢慢的,睡意再度來臨,我就一覺到天明了……。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John
  • 好懷念以前忠愛莊的日子~
    以前在那當兵(大約十年前了)
  • 4219
  • 夭壽呀!仔細一算離開忠愛莊 17年, 春天掃花,夏天割草,秋天看星星,冬天則是
    濕氣+霧氣+凍死人
  • Chris.Yang
  • 我比樓上貳位學弟早很多年(1976年/預官25期)進忠愛莊
    當時我們還被"國民黨"外借成立"中央文化服務團"共有十團
    到全省各個學校機關等作政策宣導,放電影,圖片展覽,文康教唱活動等等
    在人生旅途上是一個難以忘懷的經驗.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