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斐顯短篇小說創作

 

《素月的淚珠》-7

 

 

 

七、選戰尾聲(下)

 

 

 

她看著陳振聲,覺得他好像還有話要說,卻又就此打住了。素月很明顯地感受到他的關心,她因此而感動。她回想起上一次助選時,正傑和她都各忙各的,正傑把所有的心力都花在助選事務上,根本無暇來關心家人的感受和自己的健康,更不用說會體貼素月了。她記起以前她曾經規勸過正傑忽略家人的缺點,沒想到此刻居然都應驗到自己的身上。

 

 

「妳沒忘記吧﹖去年有一位候選人努力打拼地經營選舉,好不容易當選了,沒多久他卻因病去世了。妳說,健康重要還是選舉重要﹖」陳振聲善意的關懷讓素月啞口無言。

 

 

離選舉日不到七十六小時了,碰巧這幾天來的天氣很不穩定,總部裡很多人都得了流行性感冒,由於大家都不敢放鬆,很少人因此而缺席,結果是總部裡咳嗽聲頻仍不斷,感冒的人愈來愈多。總部裡大家正在傳著一個笑話:「這一定又是國民黨搞的,他們怕輸不起,乾脆在空氣中施放病毒,讓我們都生病,削弱我們的抵抗力。」這種笑話很「阿Q」, 不過,在競選壓力不小的工作環境中,多多少少還是有紓解壓力的作用。

 

 

到了選舉前一天,整個選舉活動的氣氛彷彿達到高潮一般,街道上人車鼎沸,宣傳車一輛接一輛地排列著,有的已經在播放音樂,有的正準備播放錄音帶墾請賜票。遊街拉票的活動就要進行了,卻見黃總幹事在一旁焦急地等候著。原來候選人還沒有到。要當一個候選人還真不簡單,沒有足夠的體力的話,要撐過一場選舉也很不容易。等了好一會兒,候選人終於拖著一臉的倦容和一付沙啞的聲音,姍姍來遲地及時出現在黃總幹事的面前。素月真是替他可憐。

 

 

半個小時不到,競選總部的夥伴們幾乎都跟去遊街了,只剩下素月和幾個歐巴桑留守在總部。歐巴桑們難抑她們對素月和陳振聲的好奇之心,正私下吱吱喳喳地談論著。其中有人打算開口問她的時候,離素月最近的電話卻在此時響起。

 

 

「素月,我打了好幾通電話都很難找妳。」是陳振聲打來的,口氣很急。

 

「怎麼了﹖」

 

「志遠打電話找妳找不到,只好找我。他說,志祥肚子痛得很厲害,先送學校急診室,好像很嚴重,校方又把他送往醫院去了。」

 

「什麼醫院﹖」素月一聽,心裡很擔心。

 

「妳等我,我馬上過去接妳。」

 

 

他們兩個人趕到醫院後,醫生說小孩子因為吃了不新鮮的食物,而導致食物中毒。看著志祥臂上吊著點滴,素月內心自責不已。她很久沒有好好煮一頓飯給小孩吃了。自從忙選舉,她就很少有時間在家裡吃晚飯,不是買便當,就是讓小孩自己到外面吃。她記起幾天前陳振聲給她的勸告,心裡很懊悔沒有多花一些時間照顧自己的子女。

 

 

志祥還需要留在醫院多休息兩個鐘頭。素月已經打算不回競選總部去了。她掛一個電話到總部告訴留守的歐巴桑們。這時候,大家都還在忙著最後一天的助選活動,沒有人能體會她一個做母親的心情。

 

 

和陳振聲走出志祥的病房後,陳振聲安慰她說:「志祥的情況雖然有點嚴重,但幸好發現得早,運氣還算不錯。反正明天是投票日,小孩放假,志祥正好可以多休息。」

 

 

「謝謝你這些天來幫我照顧小孩。助選的事已經告一段落了,現在起,我要好好陪陪小孩了。」

 

「那麼,我還能陪陪妳的小孩嗎﹖」

 

「怎麼那麼說呢﹖」

 

「妳不反對囉﹖」陳振聲希望得到她肯定的答案。

 

「我怎麼會反對﹖」

 

「這樣好不好,後天是禮拜天,我們帶小孩去關仔嶺玩一玩吧﹖」

 

 

素月想起他們第一次約會就在關仔嶺,不知陳振聲的心裡在想什麼,她不願再多猜想,就讓它順其自然吧!她點點頭,卻聽見陳振聲神情愉快地哼著一首她很熟悉的旋律----很久以前他常常唱給她聽的「關仔嶺之戀」。

  全文結束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