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蓋世著《我走過的台灣路》

第二章反抗 

2-6龍山寺風雲錄(中)

  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悶熱的天氣,相當難熬,只見負責的領導人,頻頻與高層警方溝通協調,但沒有什麼結果,來自全島的黨外人士,通通困在龍山寺,他們坐在地上,忍受烈陽照頂,發燙的地面,如同鐵板燒,把示威的人士烤得汗如雨下。

 

 

 

        看到這情形,我感到不應如此消極,心想:「既然衝不出去,總得做點事情,提振大家的士氣,否則,時間愈拖愈長,人也累了,肚子也餓了,慢慢人群也會散去,好吧,我就來動一動吧!」 

 

 

  於是,我從鐵門外警察的包圍圈,鑽進龍山寺大門邊的牆壁,吃力的爬上比我一個人頭還高很多的圍牆,我爬到圍牆頂時,圍牆內已經有許多人,站在圍牆內側,伸出熱情的手,一把將我抓住,協助我爬進圍牆裡面。然後,我在裡面待了一會兒,覺得裡面無法動作,我應該再到外面去,尋求人力與物力的支援。 

 

當我身穿「甘地精神」綠背心,又再度爬出圍牆外面時,那群頭戴頭盔,手持警棍的警察們,蜂湧而上,好像要把我抓下去。這時,我整個人,就踩在大門旁邊一個突出物,站在那裡,上下不得。往前看,上百警察團團圍住,往後看,黨外示威者,手持一條條的示威布條,持續在靜坐著,我整個人,就卡在那裡,心中一陣怒火,乾脆人在半空中,發表即席演講:「國民黨是世界戒嚴冠軍,我要求解除戒嚴!------

  
        說也奇怪,我一開始講話,那些警察只是乖乖的站在那裡,也不對我動手,我愈講愈興奮,膽子也愈來愈大,我眼睛看下去,是一百多顆白色圓滾滾的警察頭盔,再往前一望,則是一大群國內外媒體記者,數量之多,則是我有生以來頭一次親自目睹。
 

 

講到興頭上,我就想帶領馬路上站在第二個封鎖圈內的那些黨工,喊喊口號!於是,我舉起右手,握緊拳頭,翹起大姆指,然後高喊:「咱逐家來喊口號------出頭天,讚!出頭天,讚!------ 

 

  我喊完了口號,就爬了下來,這次,再也沒有什麼人阻擋我了,只是聽見,有位警官在一旁抱怨道:「好啦,好啦,講完了,快點下來!……」

  警方沿著龍山臨時商場,以警力圍成更大的封鎖圈,在這個封鎖圈外面,則擠滿了圍觀的民眾,他們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時而交頭接耳,時而罵聲連連,時而對著封鎖圈內的黨外人士,指指點點,可是,在那樣一道脆弱警力的人牆,民眾們卻靜靜的站著,卅幾年來,他們就是這樣靜靜的站著,而讓國民黨政權騎在人民的頭上!……。 

 

  這時,我就想,為什麼不跑到群眾的前面,向他們演講呢?讓他們知道,我們在幹什麼,我們需要他們的支持。於是,我找到了陳萬富,他是來自花蓮的黨外人士,我對他說:「咱來去向伊們演講,請伊們支持咱,好否?」兩人說定,我們就沿著警方的第二道封鎖圈外,被切割成五、六個民眾集結區,一區一區的向他們演講: 

 

  「……各位鄉親序大,請逐家支持阮,反抗國民黨的戒嚴體制!……阮欲甲伊們戰到暗時,阮無水通飲,阮無物件通呷,請逐家鬥陣來支持!……親像菲律賓人民革命,人民站出來,反抗馬可仕政權的戰車大砲,又擱送呷的物件,乎支持革命的軍隊,各位!------阮乎伊們團團圍住,請恁支持!……」 

 

  我講過了一輪,講得口乾舌燥,人也累了,就坐在地上,稍微休息一下。過了一陣子,突然,左前方有一陣騷動,我們幾個人趕快衝過去一看,啊,太好了!原來是有熱心的民眾,其中一位,就是我們通常暱稱為「袁姐」的袁嬿嬿,她胖胖的身子,擠在人堆裡,滿頭大汗,賣力的由外向裡傳遞食物。 

 

一包又一包熱騰騰的饅頭、包子及土司、飲料,騰空飛來,我們興高采烈的空中攔截,然後,抱著這些得來不易的補給品,快走幾步,來到了龍山寺大門口外,對著裡面大喊:「饅頭、包仔來啊!趕緊來接喔!------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