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的這一天,鄭南榕走了。即日起,江蓋世所寫的《鄭南榕這個人》,全文連載四天,以紀念鄭南榕。您將會了解這位台獨浴火鳳凰,生前罕為人知的心路歷程。

 

 

鄭南榕這個人

◎文:江蓋世
◎圖:邱萬興 

 

 2、我要當導演  

 鄭南榕曾經說過一句頗富有哲理的話:「當導演,不要當演員。」

「五一九綠色行動」這齣戲,鄭南榕就實踐這句話。他自編,自導,動員自己雜誌社的員工,以及許許多多的黨外人士,來擔任演員。

這項綠色行動,鄭南榕是整個運動的靈魂人物,也是實際行動的總指揮。「要搞清楚,我不是什麼召集人,或總領隊,我只是發起人而已。」鄭南榕一再強調這個原則。  

 

然而,示威行動總是要有人帶頭呀!鄭南榕在自己的雜誌社,召開幾次籌備會議。剛開始時,參與的人不夠熱烈,尤其是那些有頭有臉的公職明星。  

李敖曾經幽默的說:「我給 Nylon十萬元,當做『五一九綠色行動』的經費,是讓 Nylon 玩鞭炮用的。」以當時戒嚴時期的時空背景,李敖義助鄭南榕十萬元,是個大手筆。鄭南榕本身不是公職,他卻想盡辦法,把黨外公職拉進綠色行動。當然,對黨外公職而言,公職權位得之不易,若讓別人搖旗吶喊,而自己披袍上陣,稍有閃失,就有可能淪為國民黨政權的階下囚。  
 

經過鄭南榕多方的努力,終於促使當時的江鵬堅立委,接下總領隊的棒子。 
 

五一九當天早上,十點左右,黨外人士被警察層層包圍在龍山寺內,有一位高階警官,走到示威群眾前,趾高氣揚大聲問:「今天的活動是誰負責的?」在旁的公職與幹部,你看我,我看你,隔了幾秒鐘,從人群中傳來一聲「我啦!我啦!」只見江鵬堅應聲出現,扛下總領隊的擔子。 
 

這場歷時十多個鐘頭的抗爭行動過後,大家紛紛揣測,「國民黨可能大肆逮捕哦!」不過,事實不然,所有參與示威的黨外公職都安然無恙,尤其是拿出政治勇氣、敢扛下總領隊擔子的江鵬堅,更因此一戰,而累積了日後成為民進黨創黨主席的政治聲望。

一九八七年二月一日,為了推動「二二八和平日運動」,鄭南榕邀請當時的江鵬堅主席、洪奇昌中常委等民進黨領導階層,討論如何推動二二八和平日運動。  

第二天,民進黨中常會隨即通過一項決議:「二二八和平日運動,由民進黨中央黨部負責,其他的部分,由各縣市自行辦理。」
 
 
(圖左為鄭南榕,圖右為基督教長老教會牧師林宗正。)

 

第三天,也就是二月三日,在鄭南榕的積極奔走之下,「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在自由時代雜誌社正式宣告成立。第一任會長是陳永興醫師,秘書長則是鄭南榕。 

把二二八訂為和平日,是民進黨的黨綱之一,但民進黨並無專責的委員會來負責此事。因此,鄭南榕便結合了當時的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陳永興,來成立一個專門推動二二八和平日的組織。   

「民進黨組黨了,但鄭南榕仍堅持不入黨,還是要當一個黨外人士,為什麼這個人有這麼大的能耐,三番兩次的推動大型的示威活動呢?」不了解的人會這樣問道。
 

答案就在這裡。鄭南榕雖然不是一個優秀的演員,他不擅長演講,他的文章大多是別人替他捉刀,他沒有任何公職頭銜,但是,他是一個企圖心旺盛的導演。他以雜誌社做基地,結合鬆散的黨外陣營,撼動了國民黨四十年的戒嚴統治;他又結合了四十多個反對運動團體,成立了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並且透過政治運作,使民進黨扛下二二八和平日運動,而由他自己取得了運動的代理權。  
 

鄭南榕知道自己的缺點,所以他極力發揮自己縱橫裨合的長處。

本文原載於一九九四年四月七日《自立晚報》本土副刊,現收錄於江蓋世著《鐵窗筆墨》一書。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