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蓋世著《我走過的台灣路》

 

第三章 狂飆

 

3-1組黨行軍(中)

 

 

等著等著,我就轉到廟裡,裡面供奉著神像,燈光昏暗,香煙裊裊,給人一種安祥平靜的感覺。這時候,我突然看到大廟內外,增加了好幾個年輕人,一個穿藍色的上衣,頭髮留得長長的,蓋過頸部,他雙手交叉,兩腳跨坐在大廟入口右側的石獅子背上,另一個人,穿著黃色上衣,頭上戴著鴨舌帽,手上拿著一把淡青色的雨傘,背靠著大門左側的石獅子,還有一個身材高大壯碩的年輕人,身上穿著某個國術堂的內衣,兩隻臂膀,非常粗壯,他就在我的面前走來走去,另外還有一個身材略矮,但體格像是練過國術,一副虎背熊腰,也在我旁邊,晃來晃去……。

 

對於這幾個人,我本來沒特別注意,可是我一直看錶,奇怪,陳萬富究竟出了什麼事呢?不然,他昨天晚上,跟我講好的,還要求我一定要等他,但是現在已經快十點半了,難道……他放我鴿子?或他怕了,或者,他從高雄出發之前,就被那邊的情治人員勸退了,連火車都沒搭,搞不好現在人還在高雄,唉,總得告訴我一聲啊!……我跟他並不熟,只是在五一九運動上,他表現的特別積極,在那種混亂的場合中,勇敢的跟著我,向群眾呼喊,我對他的了解,就僅只於此,下一次……如果有下一次的話,我不要再隨便相信他了……。

 

陳萬富遲遲未出現,令我進退兩難,我想自己走,又怕毀了我對他的承諾,若繼續再等下去,也不知道他到底會不會來。原本打算,若是與他一同行軍,沿途兩人可以互相照應,若其中一人出了狀況,另一人還可以去找救兵。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已經十點四十了。幾位桃園地方記者,也來到現場,其中一人,一直問我:「你的朋友不來,你到底是走,還是不走呢?幾點要出發啊?」

 

有位聯合報記者,他叫做吳心白,外省人,他是聯合報駐桃園縣特派員,與桃園當地的黨外前輩都非常熟識,我初次與他見面,我們就談得很投機,雖然他一口濃重的外省腔調,年齡將近大我一倍,但他對我的「甘地精神」,甚表讚許。只見我左等右等,等不到陳萬富,吳心白就走過來,關心的說道:「一個人,由桃園走到中壢,那麼遠,而且路上安不安全,也不確定,我看啊,今天就不要走了,好不好?」

 

「謝謝你的關心,不過我已經決定了,我還是要走,別擔心我的安全。」

等到十點四十分,我想陳萬富不會來了,因此,我決定要出發了。出發時,我穿上了「甘地精神」的綠背心,這件綠背心,是新做的。我有一位雜誌界的朋友,她認識中華商場一家專門在做旗幟、服飾的商店。我在五一九穿的那件綠背心,是我自己剪裁的,我用一把剪刀,把一塊深綠色的布中間挖一個洞,往頭上一套就成了,然後再用一件白色內衣,剪成一個長方形,上面用紅筆寫上「甘地精神」四個字,然後自己用線把它縫在背心的前面,穿起來,好像綠色的夾心三明治,前面貼一張廠牌的標籤,看起來傻裡傻氣的。因此,我想做一件新的,能經久耐用,我把這個構想說了出來,我那朋友就託中華商場那家商店幫我製做。

 

過了一個禮拜多,做好了,我一看,笑了出來,你知道那件綠背心的模樣是什麼嗎?那家店的裁縫師,用一塊蘋果綠的布料,做成了一件綠背心,造型有點像一件綠色的無領 恤,但是肩膀兩旁,加了一對高聳突出的護肩,好似一對綠色的小翅膀,背心前面燙了白色的「甘地精神」四個字,我第一次穿上它,自己照鏡子,看了會臉紅,我那副模樣,活像太空科幻片裡的外星人造型。這件新的綠背心,我穿了一次,後來,覺得太滑稽了,就把那對綠色小翅膀剪掉了。

 

十點四十五分,天上飄著濛濛的細雨,我上身穿著那件「甘地精神」綠背心,下身著一條短褲,腳穿球鞋,右肩背著黑色包包,右手拿一支雨傘,左手拎著另一個手提袋,裝上幾件換洗衣物,以防不幸被抓,隨身有衣服可換洗。就這樣,我一個人大步邁開,離開桃園市大廟口,走往中山路,朝中壢市邁進。

 

出發時,那位派出所主管又過來勸阻,我只是笑著婉拒,繼續走我的路,他也沒有再跟來了。可是,隨後而來的,卻是那五、六名陌生的男子,其中兩、三位還身穿武術館的衣服。走了幾十步,我發現他們在跟蹤我,好吧,要跟就隨你們跟,反正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那麼多,他們又不敢對我怎麼樣,心頭打定,我頭也不回的往前走。我心裡頭忐忑不安的,卻是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看到我時,所投射的那種詫異與嘲笑的眼神。我只是影印了十幾份傳單,那是發給記者的,而對於路上的行人,我想我只有一個人,不想分散多餘的精力,去散發傳單,路上的過路人,來來往往,他們知不知道我在幹什麼,那並不重要,只要報紙報導出來,勝過我勢單力孤的一個人,去散發有限的傳單。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