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斐顯短篇小說創作

泳池婚禮


7


「第三個節目是『鴛鴦戲水』,表演者是江尚豐先生與他的太太何碧婷女士,他們兩人將分別,但同時,為我們表演四式混合六百公尺。江先生熱愛游泳,更熱心教人,我也被他指導過。而何碧婷女士則是我們今天的婚禮策劃人。」


身材高挑的江尚豐,與他的太太何碧婷兩人站在池邊,等著音樂聲響起,
 
他們倆人最喜歡的一首情歌---【針線情】的旋律傳來,「妳是針,我是線,針線永遠黏相偎……」他們兩人手牽著手,含情默默地相視一番。「我先游五公尺,妳隨後跟上。」江尚豐在何碧婷的耳邊輕聲地說。「沒問題。」


大家以為他們會同步游動,沒料到他們採一前一後的方式游去。眾人看到江尚豐的泳姿,他先以「單手蝶」的姿勢,向前划動,約划了三步,何碧婷才蹬牆出發。何碧婷則以自由式的泳姿划行,雙手呈高肘的角度,輪流入水划動,雙腳則採「兩擊法」,一划手一踢腳。表面上看來,她的動作不大,但是實際上前進速度相當快。過了約二十公尺後,她不但追趕上江尚豐,甚至慢慢超前一些。在最後五公尺,何碧婷的速度著實超越了江尚豐,她的手先觸到池壁。


何碧婷一邊游,一邊想,過去,她的老公江尚豐總是再三交待「慢慢地游」。她好不容易才「慢慢」體會得出來。就像剛開始學騎腳踏車一樣,技術越不熟練,越是要騎快,騎慢就更容易摔下來;除非技巧非常純熟,才學得會慢慢騎。如果不是她的老公耐心鼓勵,長期指導,她大概就是那種「怎麼學也學不會游泳」的旱鴨子,更不用說能到今天這種地步,讓她在水中自由自在。仔細想想,她身邊的親朋好友能游泳、愛游泳的人不多,她現在下水能游一千公尺,還真是拜老公之賜。
 
 

 

他們以同樣的姿勢游了兩趟之後,各自換了不同的泳姿。江尚豐改游蛙式,他以看似極為緩慢的速度行進著,雙腳踢完後,收腳併攏,身體成一直線,讓身體飄浮前行,隔了數秒,才抬起頭來換個氣。
 

 

江尚豐不但喜歡游泳,也喜歡教人,甚至為了一個手入水或腳入水的動作,他都可以研究再研究,練習再練習。幾年前,愛好游泳的他,年年都報名參加「橫渡日月潭」活動。他總共「橫渡」了六次之後,才決定停歇。後來,有一年暑假,在一群朋友的邀約下,他甚至嚐試「泳渡澎湖灣」。 
 

 

幾年前,江尚豐在工作崗位上,曾經努力地推動一項政策,要求國小學生在畢業前夕,至少能游二十五公尺的距離。這對大多數的學童來說,或許多了一項「麻煩的、額外的」要求,但是對整體的水上安全而言,卻是一大保障。 
 

 

江尚豐常常想,台灣是一個海島,照理說,學校教游泳,學生學游泳,都是天經地義的事,但是,自從蔣介石政權在中國大陸兵敗撤退,逃到台灣來之後,蔣介石一紙命令,把所有學校的游泳池,都當成軍方的戰備儲水,不准學校師生使用游泳池。這種直接剝奪學生學游泳的權利,導致台灣日後,不斷傳出溪邊、河邊、海邊,學生玩水溺斃的慘劇。這也就是江尚豐願意花很多時間,研究游泳教學的原因。 
 

 

近年來,江尚豐學會上網蒐集資料後,更是花了不少時間與精力,不斷地研究最新的游泳教學方式。他幾乎是直接受教於網路的游泳教學。為了精進泳技,他做了不下數百張的筆記,不但圖文並茂,而且中英文兼具。 
 

 

他的老婆何碧婷自從受他影響,愛上游泳之後,他們兩人更能享受到『鴛鴦戲水』的滋味。 
 

 

何碧婷接著以仰式的泳姿划行。她伸直了手臂,兩手交替地向後划著,她的思緒跳到自己尚未學會仰式的那段時光。 
 

 

那時候,她還沒學會換氣,在水裡也沒信心,然而,看見四歲的女兒在泳池教練的指導下,胸前拿著浮板仰著游,一付輕鬆無比的模樣,卻激起她的學習慾望。由於這種動機,她慢慢克服自己對水的恐懼,試著仰著頭看著天花板游。一回生,二回熟,她竟也漸漸摸索出仰泳的竅門來。
 

 

這兩隻鴛鴦在水中姿勢變來換去,彼此的動作都很輕巧而有節奏,轉眼間,六百公尺的泳程,就輕鬆地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