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蓋世著《我走過的台灣路》 

第四章風暴 4-4  我被起訴了(上) 

 

六一二的一夜暴力激情,第二天,報紙大幅度的報導。這是一九八七年台灣解嚴前,最大的街頭流血衝突事件。



六月十三日
,一早起來,我看過了報紙,想了一下,我還是決定,今天照舊去立法院「每日一坐」。

 

那天,立法院的群賢樓九樓,「國安法」聯席委員會的審查,繼續進行。這一天早上十一點,我還是帶著同樣的道具,也沒找其他的朋友,就自己一個人溜進了立法院群賢樓,搭了電梯,直上九樓,電梯一打開,發現審查會門口,站著立法院駐警,我也不想硬闖,給那些警衛難堪,因此,就在電梯口旁邊,把海報攤了開來,綠絲帶綁上,綠背心穿上,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靜坐。

 

來來往往的人並不多,有的人看了我一眼,便匆匆忙忙快步通過,好不容易碰到了黃宗文,他那時擔任民進黨立法院黨團辦公室的助理,曾在關懷雜誌任職,我們彼此認識。沒想到,他一看到我坐在那裡,就勸我趕快離去,遇到這樣被自己人勸離,我感到有一點尷尬,只好笑著對他說:「我蹲在牆角,也不妨害任何人,請你不要勸我離開好不好?」

 

黃宗文眼見勸我無效,便悻悻然離去,不料沒一會兒,費希平立法委員,由裡面走了出來,站在我面前。

 

費希平,人稱費老,他是當時民進黨唯一的外省籍立法委員,在那個白色恐怖時期,還沒完全結束之前,費希平肯加入黨外運動,這一點,相當難能可貴,而且,他經常參與黨外時期的會議,開會時,許多人發言,講的是台語,他雖然聽不懂,卻依然神采奕奕的參與黨外的各種會議,雖然他在那時候的政治主張,是大中國的,可是,他肯定台灣的民主化,而且以資深立委的身分,與本土的黨外人士並肩作戰,這一點,我個人對他相當的尊敬。

 

我一看到費老,站在我的面前,為了尊敬這位老前輩,我馬上站了起來。他跟黃宗文一樣,勸我不要在這裡靜坐,這裡是立法院,是開會的地方。我也知道,我在那裡靜坐,對一個民進黨立法委員而言,是有一點難堪,可是我當時很想問他,為什麼當你們立法委員在會議廳裡面,把台灣人民的思想自由,用鴨霸的法律剝奪了,我連靜靜的坐在門口,向你們抗議的權利都沒有嗎?當然,這些話,我並沒有講出來,對這位老前輩的尊敬,使我不願意在那個場合,與他爭辯,於是我就先靜靜的聽他說。

 

費老說了我幾句,看著我的海報,就語氣和緩一下,笑著問我道:「民進黨的黨綱,並沒有主張台灣獨立啊?」

 

我馬上答道:「沒有錯,但是我要求的是,『人民有主張台灣獨立的自由』,這是思想的自由啊!……民進黨並不主張思想自由嗎?」

 

這時候,一位警衛走了過來,我想了一下,好吧,不要讓費老太難堪,我還是離開這裡好了,於是收拾一下東西,在警衛的陪同下,搭了電梯下來,再走到立法院群賢樓的門口,重新攤開我的海報,繼續靜坐下去……。

 

事後想起這一段經過,不禁懷念起費老。他雖然把我請了下來,但是,他講的那句話「民進黨的黨綱,並沒有主張台灣獨立啊?」,卻無意中指點了我未來運動的方向。

 

是啊,我將來就是要推動民進黨去通過台獨黨綱! 

 

一九八七年六月十四日,這一天,我看了一份中國時報,費希平昨天勸我離開立法院群賢樓,報紙給報了出來,報導中,好像傳達一個訊息,一個民進黨的大老,把一個民進黨的年輕小伙子給請了出去,因為民進黨並不主張台灣獨立。上了報,雖然不錯,可提高知名度,但是這份國民黨中常委所辦的報紙,透過這樣的新聞,傳播給不明究裡的讀者,只會讓他們造成一種印象,江蓋世無理取鬧,所以被自己人請了出去。我只有一個人,我怎樣對抗一份大報所做的不友善報導呢? 

 

這一天是禮拜天,我就待在家裡,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我想靜下來,卻有人不斷破壞我家的寧靜。我家的電話,開始持續遭到騷擾,不知道對方是誰,他們拚命的打電話,接通了之後,有的是放下狠話,有的則默不出聲,我們把它掛斷了之後,電話鈴馬上又響起。我成天在外頭跑,接的機會較少,倒是我媽媽,每天待在家裡,不斷的遭受對方的電話騷擾。換了一般人,也許會很憤怒,可是我媽媽是一位很虔誠的基督徒,她對我說:「只要你嘜甲人相打,你做啥米,我攏無反對。」 

 

我擔心她被人家電話擾得心煩,她卻笑著對我說:「伊們若打來,嘸出聲,我就講『感謝主!』,按呢,我就不會生氣,嘛不會乎伊們吵著,你看即招好否?」聽她這麼一講,我也笑了出來,欣賞我老媽的幽默。

 

當天晚上,難得在家裡舒服一下,我就好好的洗個澡,一邊洗澡,腦子裡的點子又來了,本來我想去美國,寫一本有關海外台灣人運動的書,可是,闖過了博愛特區,進軍了士林官邸,他們將來勢必限制我出境!這下子,只怕美國之行會成了白日夢,那我乾脆發起一項「全島返鄉長征」,由九月走到 十月六日 ,也就是中秋節前夕,用這樣的一個運動,來向全民呼籲,天涯猶有未歸人,海外台灣黑名單人士,人人都有返鄉權。

 

有過前一陣子的街頭運動經驗,我想,只要有十個人,只要我們肯走出去,縱然我們沒有任何公職頭銜,我們年輕人,還是可以創造時勢,改變歷史。

 

六月十五日星期一,立法院恢復正常上班,當天早上十一點,我依舊帶著行頭,單槍匹馬的來立法院大門前每日一坐的「上班」。


當我正坐得無聊的時候,一位記者憂心忡忡的跑向我來,劈頭就說:「江蓋世,你要被傳訊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