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自鹿耳門網站中江蓋世的照片
http://www.luerhmenfisher.com/poetry_detail.php?id=171


江蓋世著《我走過的台灣路》 

第四章風暴 4-5  我台灣囝仔(上)

 

我不喜歡喝酒,但我記得在一九七七年的冬天,也就是我就讀台大政治系一年級上學期期末的時候,我體驗了「醉後方知酒濃」的滋味。

 

事情是這樣子的,那年,我住在台北紹興南街的台大第四男生宿舍,期末考考完了,我們一大票同寢室的同學,就相約到台大法學院附近,一家非常有名的「龍門」吃消夜,我們這些窮學生,點了一些小菜,叫了一瓶竹葉青,就在那裡慶祝「學期結束了」。你一杯,我一杯,敬來敬去,我本來就不勝酒力,那一晚,竟然喝了半瓶竹葉青,等到酒足飯飽,我整個人已經輕飄飄了,然後我們就由龍門走回宿舍。途中,我走起路來,好像太空人阿姆斯壯月球漫步,更像鄉下做拜拜時候出現的七爺、八爺,搖頭晃腦,甩手擺肩,只不過是五分鐘的路程,我卻走得漫漫長路,好不容易到了宿舍的寢室,興緻一來,我又跟室友賴昭志抬槓起來。他是我的台大政治系同班同學,他當完兵再考進台大,年齡比我稍長,讀起書來有無比的毅力,跟我一樣,我們都同時迷上了羅曼羅蘭的《約翰克利斯朵夫》那本鉅作。看了那本書,會讓一個年輕人的身體,沸騰著反叛的血液。

 

也不知怎麼的,我們兩個談起政治,談起國家大事,說著說著,竟然兩人吵起嘴來,我們在吵什麼呢?現在我怎麼想也想不起來了,想必我一定是瘋言瘋語的,放聲說大話,最後惹得賴昭志大怒,而氣得對我吼道:「別說那麼多了!十年後看你!」說罷,轉身,就不跟我說話了。

 

看到他生氣了,我就悻悻然的離開這間寢室,再到對面的那間寢室,找別人抬槓……。

 

第二天早上醒來,頭痛欲裂,胃裡翻滾,非常難過。

 

那一年,我十九歲,酒醉過後,我就發誓,從此以後再也不拿起酒杯了。從那時起,至今二十年了,當年的誓言,我做到了。縱使現在我當上了台北市議員,人家端給我一小杯的啤酒,我還是一樣滴酒不沾。

 

我現在講這件往事,主要是在說明,因著當年朋友一句話的刺激,使我內心深處,持續的一個吶喊,那就是,我二十九歲的時候,一定要幹一樁大事!

 

現在想來也真巧合,一九八七年六月,為了「人民有主張台灣獨立的自由」這一句話,我登上了反對運動的全國舞台,卻應驗了十年前我那位敬愛的室友,在兩人吵架後,他對我放下了那句「十年後看你!」的期許。

 

一九八七年六月十八日,民進黨中央在板橋後埔國小,舉辦「六一二說明會」。這場聲援大會,是黨中央反擊國民黨鎮壓的第一場群眾大會,現場人山人海,湧進了將近三萬人的群眾。我在我大哥江廷賢的陪同下,也到了會場。我們三位當事人謝長廷、洪奇昌及我,排在後面,其他的民進黨領導階層,都輪番上陣,激情的控訴國民黨,不顧民意,強行制訂國安法,又藉著六一二事件,來整肅民進黨人士。大家的訴求,都集中在反對國民黨的司法迫害。

 

趁著別人在演講的時候,我不想乖乖的坐在講台上,就自己一個人溜了下來,在黑壓壓的群眾裡,繞了現場一周,我發現,當我站在群眾最後面時,往前看過去,那個演講台變得好小,講台上的人更小,只聽到聲音,看不到他的表情與手勢,於是我就決定,在那樣大的群眾場合裡,肢體的動作,比起單純的語言,對群眾更有吸引力。再來,當別人的言論層次,都停留在反對司法迫害,我想把這個層次往前推進,既然司法迫害是不可免,那麼,就好好的宣揚台灣獨立的概念吧!

 

好了,輪到我上台了,我穿戴了我制式的服裝,綠絲巾與「甘地精神綠背心」,緩緩的走上講台,把麥克風拿了下來,握在手上,然後走向台前的欄杆,讓數萬個群眾,很清楚的看到我的人,同時,我也請另外一位朋友,手裡拿著一張大型海報,上面寫著「人民有主張台灣獨立的自由」,另外,在台下也有一些自由時代的同事,為我準備我個人的幻燈片,配合我演講的時候,一起打了出來。好了,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演講,我已經準備了十年了……。

 

一開始,我強調人民有思想自由,我痛斥國民黨要制訂緊箍咒般的國安法,剝奪台灣人民這項自由,接著,我再訴諸群眾:

 

「……我是二十九歲的台灣囝仔,為啥米我講即項思想自由愛受伊們壓迫……我是台灣囝仔……」

 

當我提到自己是個二十九歲的台灣囝仔,一股難以莫名的悲情,衝上鼻峽,黑壓壓的群眾,靜靜的聽我的陳述。結尾時,我決定帶動高潮,挑戰國民黨的禁忌:「各位,我問逐家,人民有主張台灣獨立的自由,有否?」

 

「有啦!有啦!」群眾大吼。

 

我繼續再追問:「現在,我愛國民黨聽著,我嘛愛全世界的人聽到,請恁大聲講,台灣人民有主張啥米自由啊?」

 

一時間,全場愣住幾秒,然後爆發出地動天搖的巨吼:「台灣獨立!--

 

我再要求群眾,舉起他們的手,回答我的問題:「逐家擱講,人民有主張啥米自由啊?」

 

這時我看到台下站在前面的群眾,開始面露歡笑,好像一下子,被壓迫卅幾年的言論最高禁忌,就在這一剎那之間,完全被沖垮了,狂熱的群眾,猛力揮手,大聲吼道:「台灣獨立!--台灣獨立!--台灣獨立!--」

 

聽完了群眾的吼聲,我馬上結束演講,鞠躬下台,接下來的演講者是洪奇昌,最後,由謝長廷壓軸,數萬個群眾,歡呼怒吼,掀起了大會的高潮……。

 

而這時,我的腦子卻非常清楚一件事實,今天晚上,板橋後埔國小所聚集的三萬多群眾,他們是國民黨政權在台四十年來,首度以最多的群眾,最公開的場合,最熱情的吼聲,喊出「台灣獨立」四個字。依懲治叛亂條例,我當時的言行,是罪證確鑿的「叛亂罪」!

 

這時,我的心裡浮現著一句話,就像莎士比亞戲劇裡的人物,所說的簡短而有力的預言:「去吧,台灣獨立的列車已經開動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