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蓋世著《我走過的台灣路》

第五章 迴盪  5-1鬆動的土壤(下)



 
        八月一日 ,「贖罪之旅」的最後一站,我們來到了基隆市。在這兒,基隆市當地的民進黨人士,給我們熱烈的聲援,尤其是反對運動人士的名人黃華,更是熱心的全程參與。另外,我的好朋友,尤清服務處的主任蕭貫譽,更親率一支支援部隊,老遠從台北縣趕來聲援我們。我看到蕭貫譽他們來,又加上黃華等基隆子弟兵的熱情參與,這一站活動,我走來興緻昂揚,把環島一周的疲憊,拋諸腦後。


  下午五點時,我們一行四、五十人,在蕭貫譽帶來的大型宣傳車的助陣下,朝基隆市區挺進。沿途,我看到黃華非常興奮的,沿街賣力的向路人揮手致意。這是我們的最後一站,我想基隆的警方,應該也有最基本的默契,反正,我們用非暴力的方式靜坐、遊行,台灣全島已經繞了一周,快快結束,平安無事那就好,因此,我們沒有遭到任何的阻擾,一路順暢,終於在下午六點半遊行結束,而整個「贖罪之旅」宣告完成。

 

  黃華,一九三九年生,基隆市人,他正式的教育,只讀到初中一年級,而後曾在海軍士校電機科結業,不過這位反對運動前輩,先後入過四次政治牢,在長達二十幾年的牢獄生活中,不斷的自修苦讀,他在一九八八年推動環島的「新國家運動」,又在一九九○年推動「台灣總統民選運動」,而且擔任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他也深受甘地的非暴力思想影響,在台灣的反對運動,不遺餘力地倡導「愛與非暴力」。

 

  我跟黃華走在一起,我們一邊走,一邊交換意見,他非常感慨,他被關了二十一年之後,出獄了,但與外界隔離太久了,資訊不足,人際關係網路也不足,他非常推崇甘地,也羨慕甘地,他羨慕甘地活在英國統治下的印度,而不是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甘地搞獨立運動,雖然常常被關,但關的時間並不長,而甘地又能夠經常的與外界連絡,所以他不致於跟外界脫節太久,因此,黃華幽默的說道:「要是甘地落在國民黨的手裡,不是被槍斃,就是被送到綠島,關個二、三十年,那麼,他還能當什麼『聖雄』呢?」

 

  甘地一生活了六十九歲,總共被逮捕下獄十五次,其中,在南非六次,在印度九次。

 

  甘地十五次入獄記錄中,有的是當日釋放,有的是朋友偷偷幫他繳罰金而出獄,有的是朋友替他交保,有的是被判勞役,有的是判刑六年,而後因開刀而出獄,有的是沒有審判,沒有判刑而無條件釋放,有的則是甘地絕食絕得快奄奄一息,而遭釋放……他的入獄記錄相當可觀,而出獄方式也各有不同。

 

  可是,唯一相同的是,他每次被抓時,一定不作任何抵抗,乖乖的接受逮捕,而英國政府方面,無論甘地怎麼公然的違反政府法令,都不會把他抓出去槍斃,也不會把他一關就關個二、三十年,於是,牢裡牢外進進出出的甘地,他能掌握充份的資訊,甚至由牢裡指揮印度國大黨反抗政府,從而奠定他無可取代領袖的地位。

 

  我巡迴台灣的大鄉小鎮,倡導非暴力,但常遭到一些老一輩的朋友反駁,他們最常指責的一個問題,就是:「甘地的非暴力,是拿來對付文明的英國政府,而你用非暴力,對付國民黨,那個曾經在二二八事件,大量屠殺台灣人民的外來政權,有用嗎?」

 

  對這些朋友的非難,我能體會到他們心頭的感觸,他們有揮不去的二二八悲劇陰影,但是,我還是要走下去,因為我相信,非暴力比刀槍砲彈更有力量。

 

  「贖罪之旅」,從一九八七年的 七月六日 到 八月一日 ,整整繞了台灣一周,我跟我的運動同志,首創了這樣環島一周,靜坐、遊行、演講的運動模式,使得不少人對我感到非常好奇,為什麼這樣一個「台灣少年仔」,能夠高舉著一幅布條,巡迴全島,挑戰國民黨政權,警方居然不抓也不關,他又不是什麼三頭六臂,又沒有任何公職頭銜,這傢伙憑的是什麼呢?

 

  我記得,幾年前呂秀蓮曾告訴我一件事情,她說,她在美國向台灣人社團演講的時候,特別提到了我,關於上面那個問題,她在演講中,做了這樣簡短的回答,惹得聽眾哄堂大笑:「國民黨嘸敢掠江蓋世,是因為伊的英語名叫做 Chiang Kai-Shih!」

 

  事實真象如何?我也不曉得,不過,也許是巧合吧,蔣經國在位一天,無論我跑去博愛特區,或進軍士林官邸,或環島示威遊行,無論警方派出多少霹靂警察、鎮暴警察,也無論我伸出雙手,表明願意束手就縛,我想主動入獄,奈何都無法如願以償,可是,一九八八年一月,蔣經國因病去世,換了李登輝上台,情況就不一樣了,一九八八年八月,我就入獄一次,一九九一年,我再度入獄。

 

  是不是蔣經國當權的時候, 他非常忌諱逮捕一個名叫「Chiang Kai-Shih」的傢伙,這我可不曉得,但是,這個說法,也許是人家茶餘飯後的笑談而已吧,現在回想起來,在當時,我曾憂慮,也曾恐懼,更害怕慘遭不測,但「非暴力就是愛」的這個信念,給了我無比的信心,也讓我有這樣的毅力,去完成許多人認為只有瘋子才辦得到的事。

  

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金恩博士,他用下面這段簡鍊而優美的語句,闡述愛的哲學:

 

    「你無法用仇恨與殘酷,去治療心頭的恐懼,只有愛才能辦到。

     仇恨痲痺了我們的生活,愛卻使我們得到舒解;

     仇恨使我們的生活混亂,愛卻使我們生活和諧;

     仇恨使我們暗無天日,愛卻使我走向光明。」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