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蓋世《我走過的台灣路》

 

台大學生時代,我就很想寫一本書。


那時的夢想,總有一天,我要把我看到的,我聽到的,我做過的,我走過的,那一串串心路歷程忠實的寫下來。

法國大文豪羅曼羅蘭,寫了一本偉大的小說《約翰克利斯朵夫》,他在前言說了一句發人深省的話:


「人類的歷史,很有耐心的,等待被壓迫者,得到最後的勝利。」

我讀這句話的當時,覺得他的話,很有先知預言的氣勢,但並無深刻體認。


一九八六年,台灣的民主運動風起雲湧的那一年,我開始投身反對運動,而後鼓吹台獨思想自由,進而推動台灣獨立運動。

 

回首我走過的台灣路,我才深深的體會到,羅曼羅蘭那句話的偉大之處。他的話,等於是鼓舞為民主自由奮鬥的人,告訴他們:「眠不會久長,天總是會光。」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我買了一本《甘地傳》。看了這本書之後,甘地他那枯瘦的身影,他那嘴角的微笑,他那一雙拖鞋,他那一根拐杖……,都不時在我腦海中盤旋;最重要的,是他那「愛與非暴力」的精神,成了我投身台灣民主運動的精神指導。

 

我想寫這一本書,主要有兩個目的:

 

第一、二十年前,我這個台大學生,當年立志寫書的夢想,今天,我要把它實現;

 

第二,我要以自己的「甘地精神」奮鬥經歷,為台灣的歷史做見證,我想向世人說明,追求台灣民主獨立的坎坷路途上,跟我一起奮鬥的年輕人,我們是這樣走過來的。

 

說起我的寫作計畫,也是一波三折的。

 

我曾三度動筆想寫這本書,但都功敗垂成。

 

雖然三度功敗垂成,我還是不死心,腦中一直編織著這個夢想。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我首度參選,當選台北市議員。一九九五年,也就是台灣割讓給日本的一百週年,就在這個具有特別歷史意義的一年,我第四度下定決心,無論如何,我要排除萬難,非完成這本著作不可!這一次,我終於貫徹到底,從一九九五年七月開始,歷時兩年,我終於完成了這本書,也實現了我二十年前的夢想。

 

有關這本書的寫作,我想做幾點說明:

 

第一,我是以自傳的體裁,來寫我倡導「甘地精神」,投身台灣民主運動的心路歷程,年代是從一九七三年我讀建中的學生時代,一直寫到一九八八年底,我離開土城看守所。跨越的時間,有十幾年,但重點都集中在一九八六年及一九八七年這兩年,因為,這兩年,正是台灣由威權統治邁向民主政治的分水嶺。

 

寫作的過程,我力求人事時地物符合史實,但我並不是一位歷史學家,我只能針對我最了解的事實,依據我的日記、剪報、相關資料及訪問有關人士,而忠實的寫了下來。但是,畢竟我寫作的方式,是自傳的體裁,難免在記錄史實上,無法面面俱到。這一點,還請讀者原諒。台灣近十年來的民主運動史,是由許許多多的人,用他們的鮮血、辛勞、汗水與熱淚,共同寫下來的,我所寫的,只是整部民主運動史的一小頁。

 

第二,我曾在牢裡學習台語文,創作台語詩,試寫台語散文。因此,我寫這本書,本文都是用中文表達,而文內對話方面,則看對話者的場合與時機,而用台語文寫出來。因為我覺得用台語文的對話,比較能忠實的表達我當時的思想與感情。

 

第三,為了有效完成這項寫作計畫,不讓我這本書第四度流產,我請了一位中文電腦輸入高手來幫我的忙。我利用公餘之暇,或犧牲假日,以口述的方式,完成這本書。我根據事先擬訂的大綱與細目,逐章逐節的口述,然後,她直接在電腦上打字。我一邊唸,她一邊打字,遇有錯字,或文詞不妥之處,我們可以馬上修改。我們這種合作的方式,給我兩大好處,第一是,短短的時間內,就可以寫上幾千個字;第二是,我直接口述,她馬上打字出來,這樣可以讓我寫出來的文章,比較口語化,而口語化的文章,讀起來比較平易近人。

 

最後,我想說一些感謝的話:

 

在這裡,我感謝那些台灣民主運動的前輩們,沒有他們的犧牲與奉獻,就沒有我們這一代前仆後繼的反對運動;

 

在這裡,我更要感謝全島各地,那許許多多公開的或暗地的支持者,沒有他們的協助與鼓舞,我們不可能一趟又一趟的走完全島的台灣路;

 

我感謝這些年來,跟我一起奮鬥的同志,與不時給我支持的好友,因著他們,使我得以在面臨挫折、遭到打擊時,依然能微笑向前,繼續奮鬥!

 

我感謝家母及兄姊的支持,讓我在坎坷的路途中,永遠有個溫馨的避風港;

 

我感謝我的電腦打字助理 顏秀珍 小姐,因著她的協助,我得以逐章逐節,努力向前,終於完成這本書;

 

最後,我感謝我的太太邱斐顯,兩年來,她不但細心的為我校稿,也不斷提供一些寫作上的意見,更給我無比的精神支持,使我全力以赴,夢想成真。

 

出書前夕,我想說的是:

 

「非暴力就是愛,台灣人民要走台灣路。」


蓋世於初版前夕,一九九七年十一月。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