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聲樂教父---拒演蔣介石的曾道雄

作者:邱斐顯
刊載於《新台灣》新聞週刊 # 514-515
(2006.1.28~2006.2.10)




曾道雄在日本東京聯合國演唱會,演唱「杯底嘸通飼金魚」。


曾道雄教授,我國著名的男中音,也是台灣聲樂教父。除了從事歌劇演唱、教學之外,曾道雄也積極參與指揮、導演與編劇的工作。曾道雄本人文筆流暢優美,不但把莫札特歌劇作品「可愛的牧羊女」,填上中文歌詞,甚至還以自己的生活經驗,編導一齣「稻草人與小偷」青少年歌劇。他涉獵的範圍之廣,令人不得不敬佩他的精力充沛。


多才多藝‧成長歷練精彩豐富

曾道雄,一九三九年出生於彰化田中。北斗中學畢業後,考上台中師範學校。他喜歡閱讀,在學校圖書館看到朱生豪翻譯的《莎士比亞全集》,愛不釋手,高二時發奮把《莎士比亞全集》讀完。「我不只喜歡莎士比亞,也喜歡哥德、莫泊桑等文學家的作品。」有一次上課中,他專心看著借來的課外書,老師發現後,硬是把他手上的書沒收。他想只好自買一本來賠圖書館了,幸好老師下課前還是把書還給了他,令他十分感動。

就讀師範學校時,曾道雄曾擔任學校管樂團的隊長、指揮。師範學校畢業後,考上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系,畢業後又赴西班牙馬德里皇家音樂院進修,師事戴序倫,F. Navarette 及M.V.Angelos等知名的聲樂教授,並獲獎學金,在大師Dr. Jan Popper 與 Mario Carta 教授的指導下, 於美國UCLA Opera Workshop進修,並參與演出。「我能走上音樂這條美好的道路」曾道雄說:「應該感謝台中師範學校五育並全的教育」。

曾道雄於一九七一年返台,先後在國立藝專、師範大學和文化大學開設歌劇課程,並成立台北歌劇劇場,努力推動台灣歌劇教育。一九八二年至一九八五年間,出任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系主任及研究所所長,演出及演講足蹟遍及台灣、亞洲、美國以及歐洲各地。

拒演蔣介石‧任職師大教海生波

一九七二年起,曾道雄開始任教於師範大學音樂系。一九七五年,蔣介石過世。一九七七年,師大音樂系主任張大勝,籌劃演出一齣追悼蔣介石的音樂劇---陳茂萱創作、張大勝指揮的清唱劇「長相左右」,並請外型高挑挺拔的「小講師」曾道雄擔任蔣介石的角色。

曾道雄拒絕此事,並和張在電話中激烈爭辯並憤而掛斷對方電話。曾道雄回憶這段往事時說道:「後來系裡有人寫信告密,說我對領袖不忠、對國家不忠」。校方以此為由,在兩年一聘的制度下,準備不續聘曾道雄。這是曾道雄個人在學術上首次遭到的政治打擊。

幸好,系上與「人二」熟稔的張錦鴻教授和教務長宗亮東出面緩頰,他師大的老師戴序倫、吳漪曼教授和國內音樂界也為他聲援。師大才在外界壓力下重新開會,並容曾道雄坐在宗亮東教務長的辦公室內,提出辯白,並由宗教務長來回穿梭兩個房間,替他提出辯駁。最後決定讓曾道雄留任,並讓他到維也納休假進修一年。當時,師大的校長張忠良,居然又叫曾道雄將此拒演蔣介石的事件「寫悔過書」。但曾道雄看出這邪道己是強弩之末,只在找下台階,仍順勢反打一把。曾道雄以文字向張校長說明示:「大學乃學術聖地、智慧的殿堂,更是社會的良心。任何人步入此上庠學黌之門,必須摒棄惡念,弘揚心智與美德。本人雖無管仲之才,卻有鮑叔牙之癖。鮑叔牙之癖無他,唯嫉惡如仇而己!」

這個學術的政治風波發生時,曾道雄的一子一女,一個十一歲,一個才九歲。他要去維也納進修前,因逃避白色恐怖而旅居日本的岳父母,擔心這樣的變動對小孩的成長不好,乃強烈建議他把子女送到東瀛,與外公外婆一起生活。曾道雄和太太考慮後,接受這樣的安排,從此開啟他們與子女聚少離多的親子互動模式。

曾道雄感慨地說:「說起來也很心酸,從那時候起,我們就沒有太多時間陪著自己的子女成長。兒子、女兒在日本唸完高中後,兒子決定轉到美國唸大學,並在美國發展,女兒則留在日本完成學業和就業。兒子和媳婦現在定居美國。女兒則是嫁給了日本人。」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有趣的是,曾道雄不太懂得日文,英文也非絕佳,現在,他的創作成品則由兒子、女兒分別譯成日文與英文。

東京演唱‧杯底嘸通飼金魚

一九八八年,聯合國難民總署在東京舉辦一場「為非洲飢餓兒童而唱」演唱會,來自台、日、韓亞洲各國的聲樂家共襄盛舉,曾道雄和邱玉蘭代表台灣應邀參加。會中,曾道雄除以俄文演唱鮑羅汀的「伊果王子詠歎曲」之外,還選唱了一首台灣本土創作歌謠「杯底嘸通飼金魚」。出發去日本前,曾道雄特別跟這首曲子的創作者呂泉生老師徵求意見。呂泉生老師知道後,高興地說:「很好啊,你就作你呷唱!」

憶及此事,曾道雄說:「那晚,日本的皇太妃美智子也與兩位太子到場聆賞,她對這首『杯底嘸通飼金魚』一再鼓掌。日本電視台也全程錄影,並由台灣留日的化學博土蕭次融教授譯成日文字幕播映,令日人印象深刻。」

突破禁忌‧舉辦二二八音樂會

五○年代的台灣,二二八事件發生後,白色恐怖接踵而來。小學五年級時,曾道雄看到級任老師黃世元突然莫名其妙地被抓走,消失一兩年後而被放回來。曾道雄看到老師幾乎全變了一個樣。「一個原本意氣風發、有朝氣、有活力的年輕老師,經此打擊後,變得整個人像被抽光了元氣。國民黨的黑牢真的厲害。」


巧合的是,曾道雄唸北斗中學時,教他「勞動服務」的老師黃圖,竟然就是黃世元的父親。在血氣方剛的叛逆期,曾道雄和河南籍的導師發生巖重衝突,差點讓這位全校的資優生被送進八卦山下的「彰化少年輔導院」,幸得黃圖老先生和理化老師鄭潤澤、數學老師匡立人出面說情,才以「留校查看」收場。曾道雄憶及此事,仍感激地說:「黃老師父子先後做了我的恩師,也改變了我年少的命運。」


曾道雄親身經歷過政治對學術及人權的迫害,加上小學老師遭迫害的深刻印象,激發曾道雄勇於突破禁忌,也孕育了他舉辦二二八紀念音樂會的強烈動機。


一九九四年,曾道雄第一次為二二八事件慰靈主辦音樂會,並邀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出面,以國家元首身份在國家音樂廳,第一次向受難家屬致意。藉著舉辦這場音樂會,曾道雄也把長年旅居海外的黑名單音樂家蕭泰然老師邀請回台。


國家音樂廳過去一向都在節目開始之前播放國歌,並要求全體聽眾肅立。由於曾道雄的堅持,這場具有特殊紀念意義的音樂會,首度破例,不播放國歌。曾道雄在會中安排演奏台灣民謠、布拉姆斯的「悲劇序曲」,以及眾所週知的莫札特「安魂曲」,為受創甚深的二二八事件家屬,洗滌積壓了四十多年的心靈沈痾。


童年記憶‧編成歌劇搬上舞台

曾道雄的童年,在彰化田中的鄉間渡過。八寶圳的灌溉渠道,八卦山上的日升日落,農夫清晨下田、荷犁擊鋤而歌的節奏,在在都讓曾道雄記憶猶新。田野間佇立不同姿態和表情的稻草人,則是他最難忘的「玩伴」。祖父從外地帶回的小乞丐「阿華」,隨後也短暫地走進曾道雄的生命中。曾道雄還記得「阿華」白天當乞丐,晚上偶而兼差當小偷。


這段鮮活而珍貴的童年記憶,存放在曾道雄的腦海中,醞釀了四十年。一九八七年,曾道雄在日本東京觀賞肅穆的觀世流著名能劇「春榮」時,發現這齣能劇在節目開始時,夾有一段「狂言」與「瓜盜人」的喜劇,這個喜劇類似西洋文藝復興後期的幕間劇功能,讓觀眾在嚴肅的戲幕之間,有個輕鬆愉快的時候。


曾道雄當時認為這個簡短的喜劇,適合發展成青少年的歌唱劇題材。後來曾道雄研究捷克作曲家楊納傑克的歌劇系列作品時,其中一齣名為「狡慧的小母狐」的歌劇,更觸發了曾道雄寫作的靈感和動機。他決定把自己童年的生活經驗,用「瓜盜人」為素材,結合楊納傑克的小母狐世界,創作這部青少年的歌唱劇「稻草人與小偷」。曾道雄謙虛地表示:「或許我的創作技法尚未臻圓熟,但是關懷台灣這塊土地之情,例如維護自然環境和保護野生動物,以及愛與寬恕為懷的理念,應是這部戲的重要意義。」



這齣歌唱劇於一九九九年一月在台中市與新竹縣首演,同年八月,在國家歌劇院連演兩天,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夫婦也蒞臨觀賞。二○○○年,也排定行程全台巡迴演出。但其間,由於經費短缺,李登輝總統還慷慨解囊,把自己出版的書《台灣人的主張》的版稅,撥出了三百萬來贊助這齣歌劇的演出。二○○一年,為了紀念舊金山和平條約五十週年,這齣歌唱劇也應台灣同鄉之邀,到舊金山、溫哥華等地演出。

經費補助 需能鼓勵本土創作

曾道雄表示,台灣本土文化藝術的創作與表演,需要政府透過制度去鼓勵與推動並補助經費的。「稻草人與小偷」屢次演出的經費經常短缺,政府的補助也十分有限。曾道雄憤慨地談道:「相形之下,大陸作家高行健的【八月雪】,編成戲劇演出,當年文建會一出手就補助七千萬元,就足以令台灣本土藝術創作者忿忿不平了。」


今年(二○○六年)八月,日本發行量高達八十萬份的「西日本新聞」社與福岡教育大學,將共同邀請曾道雄,把「稻草人與小偷」一劇,移師到福岡教育大學的所在地宗像市去公演,他們甚至安排在設有兩千三百席的文化中心演出。曾道雄談到這次的出國表演,充滿期待,這也是我們外交困境中良好的文化交流與外交。曾道雄再三強調,政府的補助必須合情合理,才能鼓勵本土藝術家勇於創作,讓藝術真正立足台灣,放眼世界。


去年才從教壇退休的曾道雄,退休後還有一連串琳瑯滿目的計劃,等著他去做。今年三月底到四月初,他將在台北與台灣藝術教音館舉辦「神童音樂大解碼」的莫札特兩百五十週年誕辰系列活動,還有為台中的國立台灣交響樂團指揮兩場的「莫札特歌劇精華選粹」,以及為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導演歌劇「唐、喬凡尼」。這就是這位台灣聲樂教父曾道雄,退而不休,矢志為台灣這塊土地的文化與樂教勤奮耕耘的明證。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禁止留言
  • union1996071
  • 你的文章寫的不錯喔~~~

    祝你新年快樂
    ★∵☆.◢◣   ◢◣
       ◢■■◣ ◢■■◣
      ◢■■■■■■■■■◣
      ◥■■■■■■■■■◤
       ◥■■■■■■■◤  無論風再怎麼樣強 ..
        ◥■■■■■◤
         ◥■■■◤    我一定會用盡我的力氣
          ◥■◤
           ▼  將那屬於我的風箏緊緊的抓住..
            \
             \   直到.. 幸福來臨為止..
              \ 希望能幸福唷...
               \
                \
                 \
                  \         
                   \ ●
                    ︾》
                    《
           _ˍ▂▃▄▅▆▇███▇▆▅▄▃ˍ



    交友
  • peter1975012
  • 你的文章寫的不錯喔~~~^^
  • aacentw
  • 加油^^
  • mic466
  • 不錯喔~~~





























  • 林靜如
  • 最近曾道雄發表一篇獲獎感言,他說:
    由於媒體只報導我對馬的"三不政策"
    (不受他贈禮,不與他合照,不與他握手),
    而我更重要的獲獎感言,卻反而被忽略了,
    現在應是回歸重點的時候了。也請各位指教
    曾道雄 敬上 9/29, 2011

    他的感言我看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網搜尋
    但我也有話要說:
    我今天不是為馬英九說話
    以我長期在接觸藝文的領域裡
    我們台灣"文藝復興"的運動無論在民間或是政府
    已經做的比其他鄰近國家還要積極
    (1)在音樂戲劇部份:
    **舉凡二廳的節目無論是邀請海外或是自家演奏幾乎是整年滿檔
    尤其是在票價方面便宜到爆………
    今年更是為建國精彩100特邀鄉土歌仔戲黃香蓮四場城市舞台演出
    **今年四月到十月國際知名芭蕾舞團相繼在國家劇院,國際會議中心
    演出,最便宜的票還可以買到800元,想當年我到聖彼得堡看三流的
    芭蕾票價還要200美金…..這樣二廳算是被政治操控嗎
    (2)電影部份
    全世界只有中華民國可以多元的開放世界各國的電影進場,雖然
    我不看商業片,但我住在台灣資源最豐富的台北,
    非主流片子一定會在台北長春,真善美播放,,,,一些被國家禁令的片子
    台灣還不太會禁,唯有一部叫”南京1937”是在陳水扁下台後才敢上院線
    (3)美術展覽
    連續幾年來莫內,夏卡爾,慕夏,畢卡索,清明上河圖,黃公望富春山居圖,
    康熙及路易14以及年底要來的金沙面具,都有機會呈現在國人面前,
    台灣真幸福,一般展覽在歐美展期是2~3年,你壽命不夠長,你看不到更多
    (4)民間團體的讚助
    曾道雄還說民間辦個不夠,怎麼會不夠
    富邦講座
    誠品講座
    信義講座
    台新講座
    趨勢講座
    佛教團體(例如真如苑)
    經常在辦講座及音樂表演,而且邀請的都是知名人士例如:
    美學部份蔣勳,文學部份吳若權,音樂部份:黃百珊邢子青,電影部份聞天祥
    這些都不用錢耶,要不要請曾道雄辦個三場免費秀….
    這麼多的藝文活動,台灣人怎麼能不忙?很忙,看你要怎麼忙
    有人忙抱怨
    有人忙流行
    有人忙空洞
    有人睜眼說瞎話…………
    我為我身為台灣人感到自由…….不要有事沒事就”腰巴摖”(林靜如)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