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斐顯短篇小說創作

 

《素月的淚珠》-7

 

 

七、選戰尾聲(上)

 

 

 

自從進入選戰的倒數第十天起,競選總部的夥伴們就好像進入備戰狀態一般。這就是所謂的選舉活動期間。候選人及助選人員特別希望利用這十天的時間好好地衝刺一番。

 

 

白天,競選總部裡門庭若市,人潮川流不息,車隊遊行的活動一波接著一波,鞭炮聲隆隆不絕於耳。競爭對手的車隊經過總部時,有的有禮問好,有的無禮叫罵。在街上一眼望去,到處可見黨旗和寫著候選人名字的旗幟,在馬路中間的分隔島上飄著;候選人的宣傳海報則在路旁的牆壁上、樹上張貼著。

 

 

下午,一些工作人員便忙著摺疊由文宣小組所設計、印製的傳單。義工們每次陪著候選人出門去挨家挨戶拜訪時,就攜帶許多文宣品去沿途散發;此外,政見發表會也是他們散發傳單的好時機。目前堆放在競選總部的文宣品還有兩、三千份。下午四點左右,又有一批新的傳單運到,總數約有三萬份。於是大家又手忙腳亂地重覆著摺疊傳單的機械性動作。

 

 

素月正在數錢,是要付給印刷廠的傳單印刷費。有位來幫忙的中年婦人看到這情形,嘆了一口氣說:「錢,錢,錢,這些傳單都是用錢換來的。但是這些傳單能換來幾票,那可就難說了。」

 

 

另外一位更年長的老先生則接著她的話說:「妳才知道!現在是資訊社會的時代。這些傳單只不過提供人民更多選擇的資訊而已!最後還是得由人民自己決定要投票給誰才可以。這才是民主政治的方式。妳想想看,那個賊仔國民黨,老是叫一些有錢有勢的『金牛』﹑『鑽石牛』來參選,嘴巴講得很好聽,電視廣告也做得很好看,說什麼『我們不賄選』﹑『我們不買票』,根本就是騙人的,根本就是黑白講講的白賊話。那些候選人都是找里長去送紅包。三百、五百、一千、兩千,送到阿公阿婆的手上,那些收了錢的阿公阿婆,哪個人敢不投票給他們呢?唉!台灣人就是這麼好騙、好欺負。有這種歪哥的執政黨,老是要靠買票、做票的手段來贏得選舉,台灣能有什麼民主政治﹖」

 

 

那位中年婦人回答他說:「阿伯,就是因為我們都不希望國民黨老是不下台,所以我們才要來幫民進黨啊!」

 

 

素月聽著他們的對話,臉上浮起淺淺的笑容,這些長輩的見識比起電視上那些昧著良心、睜著眼睛說瞎話的國民黨打手學者強太多了。

 

 

「記得回家去告訴家裡的老人家,以及左右鄰居們,可別被錢收買了。」老先生才剛說完,似乎又想到什麼,眼光投到素月身上,說:「周太太,尤其是妳,回去叫妳的公公婆婆別投票給那些買票的候選人吧!否則可真枉費妳和妳先生兩個人這麼熱心地幫民進黨助選。」

 

 

聽到老先生這麼一說,素月尷尬地搖搖頭說:「我也不希望如此,可是我也沒辦法,我和他們老人家實在溝通不來。」

 

 

「以後有機會的話,帶他們來競選總部,或是到服務處走一走。妳一個人改變不了他們的觀念,我們一群人總可以慢慢改變他們。否則,我們這麼用心地支持民進黨,卻連自己最親近的親人都無法被我們所影響,豈不是太失敗了﹖」老先生的話的確有道理,素月覺得很慚愧,這方面她是沒有努力過。

 

 

晚上,競選總部裡的十線電話,直到午夜十二點幾乎沒停過,有的用電話聯絡事情,有的用電話忙著拉票。而十二點過後,還有許多瑣瑣碎碎的雜事待收拾或待檢討,大家每天幾乎都熬夜到凌晨兩、三點。素月也不例外。在這些忙碌的日子裡,幸好有陳振聲陪著她,一方面讓她沒有交通不便的煩惱,另一方面他也給她很多精神上的支持。甚至當他在競選總部幫不上忙時,他就先回她家去陪陪她的小孩。

 

 

素月認真地向陳振聲道謝過幾次,都被他嘻嘻哈哈地打發過去,反倒是有一次,他提醒她別忽略了自己的健康,以及和家人相聚的時間。

 

 

「妳這樣天天熬夜,身體怎麼受得了﹖」

 

「別人不也都是這樣嗎﹖」

 

「妳別逞強,弄壞了身體划不來﹗妳很久沒和小孩好好吃一頓飯了,妳知道嗎?雖然我們大家都很支持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我們都不希望妳累過頭了。妳很幸運,妳的小孩都很懂事。可是,大家都很心疼妳,擔心妳累壞了。妳可知道?」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