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蓋世著《我走過的台灣路》

 

第二章反抗

 

2-6龍山寺風雲錄(下)


        我們每丟一包食物進去,裡面就響起一陣歡呼聲,連續丟了好幾包,大鐵門內外的黨外人士都同聲歡呼,一時間,我的心頭一陣燒,我的心裡好感動,那一包包平時看不起眼的包子饅頭,現在,卻是民眾與我們感情交流的橋樑,把它們,吃進肚子,我們不再感到那麼孤獨與無助了。

 

  袁嬿嬿,她爸爸是湖北籍的國民黨將軍,因著天主教會的影響,黨外運動萌芽之時,她從事女工方面的研究,後來認識了來台灣從事研究的艾琳達,受其影響,而參與黨外運動。一九七九年美麗島事件發生,她被關了一天,幸虧她爸爸出面,才將女兒保了出來。往後,她積極從事婦女運動、勞工運動及台獨運動。

 

以一個外省子女,又是將軍之後,能在早期白色恐怖時代,就投入本土的黨外運動,袁嬿嬿可說是一個異數。她那胖胖的身材,樂觀的率性,一副大噪門,許多黨外新生代都受其照顧,就像母雞帶小雞,走過黨外運動早期坎坷的路途。

 

  五一九綠色行動的前一天,新店分局長就先跑到袁嬿嬿她家,極力勸阻她不要參加隔天的示威,袁嬿嬿並不理會,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新店分局就派了車子圍堵住她家門口,與他們僵持一陣子,袁嬿嬿使出絕招,爬過車子出來,然後趕緊一路直奔龍山寺。

 

一到那裡,警方已佈下兩道封鎖網,她只能跟民眾擠在外頭,不得其門而入。剛好,那時我站在第二封鎖圈內,向著西園路的民眾呼籲,希望大家援助飲料、食物,袁嬿嬿聽到,自掏腰包,趕緊在附近的商店,凡是包子、饅頭、土司……,能買的,就儘量買,然後一包一包的,飛過警察的頭上,丟到我們手中。

 

原本很多看熱鬧民眾,看到袁嬿嬿這樣的舉動,甚為感動,有人就這麼講:「警察仔,會當輪班呷飯,咱的人,乎伊們團團圍著,無飯通呷,趕緊,咱來去買物件呼伊們呷!」

 

 

  「對!對!咱來看附近擱有啥米物件,趕緊來買!」

  於是,袁嬿嬿觸動了民眾的熱情,使他們爭先恐後的去搶購食物,附近的店家,買光了,就跑到遠一點的地方去買,就這樣子,困守在龍山寺廣場的黨外人士,得以有「空中補給」,源源而來,使他們能夠繼續戰鬥,由白天戰到夜晚。

 

  夜幕低垂,有些民眾逐漸散去,綠色行動工作小組,在龍山寺廣場裡面,面對著西園路架設起強力的擴音系統,然後請黨外公職,開始連番上陣演講,如謝長廷、尤清、陳水扁、江鵬堅……等等。

 

演講的過程中,鄭南榕仍在地下指揮調度,有一兩位糾察人員,緊跟在鄭南榕左右,唯恐有人趁著夜黑風高,兵荒馬亂,對鄭南榕下手。

 

  晚上的龍山寺廣場顯得冷冷清清,經過一整天的戰鬥,大家已疲憊不堪,可是在龍山寺圍牆外面,卻湧來大量的群眾,人山人海,群情激昂。

 

  鄭南榕策畫這次的示威,他事先沒料到,大家居然能從白天戰到黑夜,不過,到最後,一來後勤補給缺乏,再來,工作小組也沒有計畫,要跟國民黨當局,耗到何時,因此,雙方便達成協議,我們的示威行動,當晚十點結束,而警方也不得有任何驅散或逮捕的行動。最後,警方築成兩道人牆,讓困守在龍山寺廣場的黨外人士,一個個光榮的走出龍山寺。

 

  當晚十點半左右,我一身疲憊,爬上我家樓梯,踏進家門,恍如隔世。

  十一點的時候,電話鈴響,我一接,原來是美國台灣公論報的總編李永光,從美國打來越洋電話,探聽今天五一九綠色行動的消息。我很興奮的,把整個過程,向他說了一遍,那時,我並沒有考慮到,隔天之後,國民黨會用什麼手段來對付我們,我只是感到,太痛快了,卅年多年來,今天這一戰,為台灣人,好好的出一口氣,我們正在改寫歷史!這場偉大的示威,我沒有缺席!

 

  李永光問我:「海外同鄉,有想欲邀請你來美國訪問,你會當來否?」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笑著答道:「台灣若無解除戒嚴,我就無欲出國!」

 

 

  一九八六年五月十九日,我們發動了五一九綠色行動,一年之後,就在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蔣經國宣布解除戒嚴。

 

  一九八八年六月,我第一次搭上飛機離開台灣,飛往美國。我維持了自己的承諾,解嚴之後才出國。

 

  台灣歷經漫長的戒嚴歲月,最後能夠脫離戒嚴的枷鎖,鄭南榕所發起的「五一九綠色行動」,就是這一把打開戒嚴枷鎖的鑰匙!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朝億
  • 我那一天上午參加這場活動後,大概下午回到東吳大學校園。印象很深的
    是,一位我們班、跟我交情還不錯的女同學聽到我去參加遊行後,居然一
    付不屑地表示,「朝億,你怎麼也去參加這種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