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蓋世著《我走過的台灣路》
 
1-5  忠愛莊(上) 

   一九八三年初,我扛著行李,來到中壢忠愛莊的政戰總隊報到。

 

   忠愛莊是一個很美的地方,裡頭霧氣很重,清晨或夜晚,常常霧氣茫茫的,尤其是晚上,在微弱的路燈,發出柔和的光,整座忠愛莊看起來就像個渡假山莊,那些霧氣,好像棉絮一般,輕輕的黏貼在一棟一棟的營房,這種美麗的夜景,讓初次來到忠愛莊的人,會禁不住的一眼就愛上它。國防部的政戰總隊,就設在這個地方。

 

   忠愛莊有美麗的景色,但是政戰總隊卻沒有美麗的遠景。政戰總隊主要的任務,就是打起仗來專門從事戰地政務的工作,譬如說,作戰部隊攻下一個省城,敵人的軍隊跑了,地方政府也崩潰了,在這種無政府狀況之下,誰來管呢?就是政戰總隊的工作了!

 

        這樣的工作,是很具有挑戰性的,我們可以用飛機大砲打敗了敵人,卻不能用機關槍坦克,對付手無寸鐵的人民,因此,戰時仍需要有一支從事戰地政務的隊伍,專門進行戰地接管的工作。

 

   我所隸屬的政戰總隊,遇到戰時,我們的任務非常吃緊,但是,不打戰的時候,就只能在基地裡,從事人員培訓的工作,偶而做做沙盤推演,一年難得一兩次的野戰演習。隨著時間一年一年的過去,反攻大陸的使命,愈看愈遙遙無期,慢慢的,忠愛莊的政戰總隊士兵愈來愈少,少尉以上的軍官愈來愈多,好似軍官團訓練班。

 

   「既然來了,我就要好好的做。」這是我初次報到後,下了的決心。


 

  可是往後的發展,卻事與願違。跟我同期報到的少尉預官,除了是研究所畢業的,又幸運的抽中政戰總隊,才有可能是無黨的,整個總隊的軍官,幾乎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統統是國民黨員。我心想,這也沒有什麼,反正我到那裡,我都能生存下去。不料,當我們這批新進的少尉軍官,基地訓練完了,理應一個一個分官派職,可是我的上級長官們,把別人都安排好了位置,唯獨讓我留了下來。

   我同連的幾位碩士預官,上面派他們做研究工作,他們看了我,還留在原地睡大通舖,每天吃大饅頭,無官可封,無事可做,也暗地為我不平。其中一位跟我打趣道:「蓋世啊,你是全忠愛莊最幸福的人!一個人睡一整棟大通舖,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國家還付你薪水,哇!這種差事那兒找得到呢!」

 

   我只有苦笑以對。雖然如此,我可不願意每天懷憂喪志,我還是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很忙碌,比如說,我從家裡搬來筆墨硯台,瘋狂的從事台灣書道的創作,有關這方面的故事,我已寫成一篇文章「寫出台灣書道」,收錄在我的著作《鐵窗筆墨》一書裡,這裡就不再重覆說了。
 

        除了練練書道,我在連隊後院,闢了一個小型菜圃,種了些菜,每天看到親手栽種的菜苗,一點一點的成長,感受到那種發自泥土的生命力,給我帶來無比的快樂。

 

 

     有一位同期的預官,他姓關,跟我很要好。他是政大畢業的,臉長得方方正正,皮膚黝黑,身材中等,講起話來很有氣魄,因此我們常稱他為「關爺」,我們兩個人,最喜歡在晚飯後,一起在忠愛莊的操場跑道上,一邊散步,一邊天南地北的聊個不停,而營區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些傢伙幹了什麼壞事,整個軍中制度,要進行那些改革……便自然而然的,成了我們主要的話題。

 

        有一天,關爺還自我消遣道:「我這樣跟你走在一起散步,咦,不知會不會被人家當做反對黨人士,哈哈!……」
 

  隔了一陣子,上面下了一道命令,要我去幹後勤官,去管後院的倉庫,裡面堆滿著一大堆裝備器材,有破的,有爛的,有從來沒有使用過的通訊器材,有發霉的防毒面具……。除了管倉庫,我還要輪流去管廚房伙頭軍,照顧整個大隊的民生問題。 

 

  有事做,總比每天無事可幹,啃著饅頭數日子來得好些吧!我就起了勁,新官上任三把火,不過我的火,不是燒向士兵,因為我的底下根本就沒有兵,只有一位隊長的傳令兵,有事情要幹,對他要用拜託的,可不能隨意亂吼,因為在忠愛莊,軍官比士兵多很多,兵是寶,因此,有什麼活兒,我這個新任的後勤官,就得自己捲起袖子,自己動手。 

 

人手雖不足,有時事情又多,同儕軍官大都會伸出手來幫忙,因此,我這後勤官就一路幹到退伍。有一次,我覺得軍官寢室,少了一個衣櫥,我便自告奮勇,每天利用空閒的時間,或在營休假的時候,拿起鐵槌,敲敲打打,做出一個巨型的木頭衣櫥,比一般市面上那種達新牌塑膠衣櫥,還要龐大,經過了數夜趕工,終於完成了。 

 

我吆喝兄弟們,趕快來看我的傑作,他們看了,品頭論足有之,哈哈大笑有之,連隊長看了,也嘖嘖稱奇。這時,我的內心充滿了無比的驕傲,先前無官可做的鬱悶,一掃而空,我就大聲請求兄弟們:「來吧!請大家幫個忙,把它抬進軍官寢室去吧!」 

 

  這衣櫥,我是用許許多多木片木塊,拼湊而成的龐然大物,眾兄弟嘿喲嘿喲的,把它從後院,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搬到了軍官寢室門口。「到了,到了!抬進去吧!」

  不料,出了一件糗事。有人大喊:

  「衣櫥太大了!門太小了,塞不進去啦!」

  大家滿頭是汗,面面相覷,幾對眼光都看著我。

  最後,衣櫥還是搬進去了,不過門邊卻被我們削了一大塊下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禁止留言
  • 4xx9
  • 我是1991年混進忠愛莊,裏面的確像公園,數不盡的杜鵑花,一到春天每天就有掃不
    完的花瓣,最討厭的就是那群"三巡官" , 只要他們一回莊,就像祀奉大爺般,
    只是多年不見,那些三合院及我當年看管的俱樂部是否人事皆非
  • 我是1993年進去的,讚!
  • 魏緒
  • 我是1971年進忠愛莊, 國防部政治作戰總隊第二中隊少尉預官 (第22期). 那小日子過得不錯. 出國也有40年了. 常回憶那段忠愛莊的時光.
    可惜和隊友都失去連絡.....
  • 小白
  • 我是1992年10月進忠愛莊,預官4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