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蓋世著《我走過的台灣路》 

1-6
學習台語(中)

 

 

  有一天,我自己一個人,跑去台北市長老教會的雙連教會聽演講。長老教會總會總幹事高俊明牧師,在美麗島事件中,他藏匿了國民黨欽命要犯施明德,而被捕入獄,過了幾年,他出獄了,雙連教會為他舉辦這場釋放感恩禮拜。

 

  當晚,雙連教會樓上樓下,擠滿了人群,我坐在樓上,懷著很虔敬的心情,看著講台上的高俊明牧師。他原可以避免這場牢獄之災,他也可以避免妻離子散,但為了救施明德,個人的安危,卻置諸腦後,這種宗教家的情操,讓我對他肅然起敬。

 

  聽完了他的演講,我深受感動,也暗地讚嘆:

  「太美啊,太美啊!伊的台語,實在足優雅!……平平是台灣人,為啥米伊會當講彼呢美,我講的卻彼呢無輪轉!……希望有一工,我會當像伊仝款,發表優美的台語演講!……」

 

  我決定要練好台語。當我的朋友,參加托福補習班,聽ICRT,我卻每天帶著隨身聽,聽自己錄下的台語廣播劇,如吳樂天「廖添丁」、或俊明等廣播名嘴的歷史講古。聽這些台語廣播劇,就練台語而言,是有幫助,可是廣播劇本身,不是打打殺殺,就是充滿怪力亂神,再加上講沒幾分鐘,就來個「人蔘大補丸」、「強精固腎丸」等藥物廣告,誇大不實的藥效,疲勞轟炸的廣告術語,聽久了,也挺厭煩的。

 

  有一天,我跟許榮淑的小兒子張容彰聊起,說我想練台語演講,他眼睛一亮,跟我說道:「江叔叔,我爸爸留下一些台語演講錄音帶,你可以拿來聽聽!」

 

  那時,他爸爸張俊宏人還在軍法監獄裡,我們的台灣潮流雜誌社,就在他和平東路的住宅內辦公。張容彰翻出了他爸爸留下的錄音帶,大都是美麗島時代,那些黨外人士的政見演講帶,有康寧祥、康水木、張俊宏……等人。

 

看到這些台語演講帶,我如獲至寶,因此,每次雜誌編完了,也不急著馬上回家,就窩在張容彰的房間裡,一遍又一遍的反覆聽那些錄音帶,我把這個當做一大樂趣。當時,在三台的台語節目裡,是可以學點台語,但中午時段,常常只有半個鐘頭的台語笑鬧劇,晚上,每一台也只能有半個鐘頭的歌仔戲,或台語的鄉土劇,從這些節目,所學的台語辭彙,要運用到政治上,並不夠用,因此,我把所能聽到的台語政見錄音帶,當做很重要的學習寶庫,經常反覆的聽,反覆的對嘴練習,好像在學習外國語言一樣。

 

  我這樣牙牙「學台語」,進步了多少,除非別人指正,自己也不太清楚,因此,我在家裡,弄了兩部錄音機,當做道具。首先,我用第一部錄音機,放康寧祥的演講錄音帶,然後戴上耳機,再找一面鏡子,放在桌前。

 

錄音帶裡的康寧祥,用那粗獷吵啞的聲音,呼籲人民支持黨外運動,他講一句,我就跟著唸一句,遇到一些我並不常用的詞彙,如「通貨膨脹」、「低下階層的心聲」……等等,我就倒帶,再重新唸一次。

 

另一方面,桌上也擺了另外一台的迷你錄音機,把我的對嘴式「鸚鵡演講」錄了下來。不只這樣,前頭擺著一面鏡子,我可以一邊講一邊觀察自己的嘴型,碰到我特別不輪轉的詞句,我愈注意聽錄音帶。唸了十幾二十幾分鐘,我再把迷你型錄音機拿來倒帶,接著,聽聽看吧,自己的台語進步了多少!

 

  我媽媽有時候會問:「蓋世,你佇內面做啥米代誌?房間門關密密,匿佇內面唸啥米咧?」

  原來是我在裡頭,悶了太久,又不斷唸唸有詞,我媽媽搞不懂我在玩什麼花樣。

 

  「嘸啦!我是在學台語演講!」我笑笑的答道。

  兩台錄音機,一面鏡子,聯合在一塊,這也不是什麼大發明,我卻感到非常的得意,我能夠在自己的家裡,用這樣簡易的設備,來糾正我的台語發音,來鍛鍊自己的台語演講,這真是生活的一大樂趣。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