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價值.創作活泉

           ---訪談心情燒錄
                  
                    ◎邱斐顯
 

 

四、【秋風辭】粉墨登場

由於稿源要自己想,受訪者要自己找,我的神經因此常常處在緊張狀態。這一周的訪談一做完,我總是一邊趕著整理手中的訪談稿,一邊又不斷地煩惱著下一個受訪者該找誰?就算我們的手邊,同時列出幾個名單,也不一定能立即邀到某一個受訪者。蓋世有時問我:「妳自己有沒有特別想要找誰訪談?」

「台灣本土藝術?」我想了想。「歌仔戲」可說是我很喜歡的本土表演藝術,我於是上網查查資料,看看有什麼人已被仔細報導過了,有什麼人值得報導但尚未被報導?當我在網路上逛呀逛時,突然靈機一動,「何不試試找許亞芬看看?」

蓋世和我最早接觸許亞芬,是在20016月,河洛歌仔戲團「再度」於國家戲劇院,演出宮廷歷史大戲---【秋風辭】之後。

其實,【秋風辭】已於19995月就首映過了。這齣戲碼一上映,就獲得絕佳的風評。然而,因為一向堅持製作高品質的精緻歌仔戲,河洛歌仔戲團經營得非常辛苦。2001年,河洛歌仔戲團團長劉鐘元和製作人陳德利,決定邀請各黨派立委、市議員等多位民意代表,共襄盛舉,一起登上舞台,參與演出這齣戲碼。他們希望以這個特殊的合作方式,讓更多人關心台灣本土的戲劇文化。蓋世也在應邀之列。

蓋世收到邀請函時,問我:「我去演,好嗎?」我從小看著電視歌仔戲長大,十之八、九的曲調,不會唱也會哼。現在他居然有機會,上國家戲劇院軋一角演歌仔戲,我比他還興奮。「去呀!試試看啊!」

後來,蓋世從劇團拿到自己被分配到的「兩句唱詞」及練唱的錄音帶回家。那時,才五歲的女兒也樂得問他:「爸爸,演戲的主角有什麼人?」她才剛看完公共電視播過的葉青歌仔戲【秦淮煙雨】,正迷著戲裡飾演俊俏小生「韋百里」的郭春美。蓋世順勢告訴她:「爸爸嘛會跟郭春美同台演戲哦!」

我們母女就這樣,迫不及待地催著他勤練這兩句歌仔戲唱詞。蓋世則努力地練了好幾天。彩排的時候,我帶著女兒坐在觀眾席上,等著看蓋世的表演。我本來擔心,這麼深奧的宮廷大戲,這麼小的小女孩,有興趣嗎?她有耐心看得下去嗎?

結果,我的擔心是多餘的。這個小姑娘不但看得津津有味,還對戲裡的人物品頭論足。彩排當中,她不時轉頭,告訴我她的想法。我得常常制止她發表意見,免得讓她影響到台上的演出。彩排結束後,她甚至還對她爸爸說:「你唱佮太小聲了,音樂聲和別人唱的聲音,攏比你『卡大聲』,我攏聽不到你的聲音。」蓋世只好笑著回答她:「我怕唱走音,會漏氣的。」

【秋風辭】的演出,長達三個多小時,加上演戲前後的上妝與卸妝,應該將近四個多小時。有趣的是,從頭到尾,蓋世的唱詞,總共只有兩句:「天賜我王,得太子,(i~lo~e);忠孝節義,公無私,(lo~)。」

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經驗,無論是蓋世本人,或是我與我女兒。蓋世正式粉墨登場的那一天,我把我爸爸、媽媽、妹妹都找去國家戲劇院捧場。其中,最興奮的,莫過於我女兒。

彩排那天,女兒央求她爸爸答應她,彩排結束後要帶她去後台,讓她見一見她心儀已久的郭春美與石惠君。我們也如她所願,讓她和郭春美與石惠君留影合照。

沒想到,蓋世正式登台那天,中場結束後,她竟又向我提出了另一個新的請求。她說:「我想欲熟識演漢武帝的這個人。」她還不斷地向我確認:「媽,妳說這個演老老的漢武帝的人,正經是查某的嗎?」五歲的她很難理解,舞台上飾演漢武帝的人,真的是一個女紅妝。

 這是她第二次很認真地看【秋風辭】。她對演漢武帝的許亞芬開始有興趣。上半場演出時,她就一直告訴我說:「她演那個老皇帝,手按呢生---皮皮剉,足厲害。」

「散會了後,咱們去後台找爸爸的時陣,我是不是會當去熟識這個演漢武帝的阿姨?」這下,換我傻眼了。這個小姑娘怎麼又喜新厭舊了呢?  

 

創作者介紹

曼特寧 cafeˊ

happy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